作者:天風證券研究所銀行廖志明團隊 如何看待当前银行资产质量?

如何看待當前銀行資產質量?

格隆匯精選 2019-06-12 16:08 3984

作者:天風證券研究所銀行廖志明團隊

摘要

零售占比崛起,部分行業進入不良出清后期

基于“不良暴露程度”,不良出清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不良生成壓力逐漸加大;第二階段,銀行調整投放政策、邊際收縮其信貸投放;第三階段,不良生成壓力減緩,貸款投放收縮放緩;第四階段,不良出清接近完畢,新增信貸投放使不良率下降。體現在不良暴露程度上就是,慢升-快升-慢升-回落。為簡化分析,銀行信貸結構可采取“五分法”:對公三大類(不良高發行業、基建/市政類、地產類)、零售兩大類(房貸按揭、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基于商業銀行08-17年數據的結論:1)對公不良高發貸款占比壓降速度加快,17年壓降4 pct,高于16年的3.23 pct;2)基建/市政類貸款占比16-17年共提升2.79 pct;3)房貸增勢放緩,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占比提升加快;4)批發零售業、采礦業等或已進入不良出清后期的良性循環

大行不良生成壓力趨弱,股份行個貸風險有所暴露

不良生成重心正逐漸從對公轉到零售。大行+股份行,制造業18年不良額YoY +9.56%,批發零售YoY -3.45%,整體增速已經下來了;而17-18年信用卡不良增速從9%提到了21.81%。大行不良生成壓力已減弱。批發零售不良暴露程度已于16年觸頂于3.74倍,之后顯著下降,或已進入出清的后期階段,池水轉清;制造業不良暴露程度上行趨緩,伴隨著貸款占比壓降,拐點也有望在1-3年內來到。大行信貸結構以房貸和基建/市政類為主,但這兩塊未來大幅惡化的可能性小。股份行不良生成快于大行,未來主力或在個貸。18年制造業不良額YoY +14.6%,;信用卡+37.6%,風險有所暴露。近幾年才逐漸增加起來的消費信貸,未來也有可能面臨不良擴大的風險。

上市行貸款結構繼續分化, 18H2不良生成加大或因分類趨嚴

用“五分法”觀察貸款投向政策的邊際傾向。18H2大多數上市行的不良高發行業占比下降的,但占比增長的領域不同:大行主要增房貸,股份行主要增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城商行部分增消費及經營貸、部分增基建/市政類,農商行主要增消費及經營貸。總體看,大行的信貸結構變化幅度相對較小;中小行信貸結構調整相對較大,向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傾斜。分類趨嚴使18H2不良凈生成率走高。15-16年間,上市行不良生成壓力已觸頂回落,此后便開始顯著下降,不良生成壓力減輕。但18H2不良凈生成比率再次上行。考慮到13-16年的不良出清進程已進入生成壓力趨弱的后半段,在很短的時間內再次向上,更可能源于分類標準趨嚴的影響。

投資建議:部分行業或進入不良出清后期,不良生成壓力減輕大勢所趨

08-18十年間,房貸占比+15.7 pct,對公不良高發行業-11.9 pct;批發零售業、采礦業或進入出清后期。逆周期調節或中和貿易摩擦對資產質量的影響,分類趨嚴亦不改不良生成壓力減輕趨勢,銀行資產質量擔憂或不大。繼續主推大行和低估值優質中型行-平安、光大、江蘇等,6月首推工行

風險提示:更嚴格的風險分類辦法使不良生成壓力加大;經濟超預期下行。

正文

1. 零售占比崛起,部分行業進入不良出清后期

1.1. 不良出清的四個階段,五大類來整體把握貸款結構

引入“不良暴露程度”,可在分行業貸款占比和不良貸款占比之間建立聯系。我們在18年9月11日的報告《銀行資產質量十年沉浮錄:基于細分行業的視角》中,曾引入“不良暴露程度”指標,用以衡量i個行業的不良率與其當年總體不良率的比值,由此可讓不同年份間的各行業不良率水平直接可比。即:

在此基礎上,可用于識別不良出清的階段。不良暴露程度的變化,背后是貸款占比及不良生成節奏的變化。故不良出清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A行業不良生成壓力漸漸加大;第二階段,銀行開始重視A行業的不良率上升,調整投放政策、邊際收縮其信貸投放;第三階段,不良生成壓力減緩,貸款投放收縮放緩;第四階段,不良出清接近完畢,新增信貸投放使不良率下降。體現在不良暴露程度上,就會是,慢升 – 快升 – 慢升 – 回落。因此,不良出清的上半場與下半場的轉折點,可以在不良暴露程度上行由快轉慢時大致確認。

貸款結構可采用“五分法”,即對公三大類、零售兩大類。按銀保監會的統計口徑,共有20個對公細分行業、4個零售細分領域;為方便起見,對其做合并處理。對公不良高發行業定義為制造業、批發零售業、農林牧漁業、采礦業;零售不良高發領域定義為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基建/市政類定義為交運倉儲郵政、水利環境及公共設施、電力燃氣水、租賃和商務服務這4個行業;地產類定義為房地產業、建筑業;住房按揭為不良低發的零售貸款,近幾年體量提升較快,單獨作一類。這五大類,占貸款比基本能達到85%以上,多數銀行可接近100%,故可大致勾勒出整個貸款結構。

1.2. 對公不良高發加速壓降,零售占比開始崛起

對公方面,不良高發領域加快退出,基建/市政類進。對公不良高發行業貸款占比壓降速度加快。“四萬億”信貸放量,曾成功帶動起民間投資需求;10-12三年間,對公不良高發行業貸款占比累計提升了8.82 pct,到40.43%。此后,隨著風險逐漸顯現,銀行開始壓降這塊占比,且壓降幅度逐年擴大,17年壓降4 pct,高于16年的3.23 pct。基建/市政類貸款占比再次出現抬升。08-09年“四萬億”期間,基建/市政類貸款占比累計提升3.65 pct;而在經過10-13四年的低迷期后(累計下降7.85 pct),16-17年分別提升0.52 pct、2.27 pct,再次顯著提升。

零售方面,房貸增勢放緩,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占比提升加快。 17年3·30新政后,房貸增速回歸正常。起于15年末的房價高升、居民購房熱情高漲態勢,使15-16兩年住房按揭貸款占比分別提升1.64 pct、3.56 pct。而在17年3·30新政施以各項政策限制后,住房市場轉冷,17年房貸占比僅提升1.07 pct。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占比提升加快。

細分行業具體來看。制造業、批發零售業下行幅度同比擴大,制造業相對更大一些。截至17年末,整體商業銀行貸款中,制造業占比13.9%、批發零售業占比10.7%。基建/市政類的增長主要由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租賃和商務服務兩個行業貢獻,占比共提升3.76 pct;電力燃氣水、交運倉儲郵政則是穩中略降。對比08-09年來看,其實“四萬億”時期也主要靠這兩個行業,07-09年占比共提升4.54 pct。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的占比均顯著上升。此前,除了房貸以外,個貸主要靠信用卡推動,但從17年開始,消費及經營貸也有較好表現。按銀保監會的統計口徑,消費及經營貸應統計在“其他”中,而17年“其他”類占比提升了0.55 pct,創08年0.26 pct以來的新高。同時,信用卡占比提升0.83 pct,也高于08-16各年。

1。3。 制造業/批發零售仍是不良大戶,部分行業進入不良出清后期

不良貸款的大頭依然是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17年末其不良貸款占總不良比分別為32.3%、27.9%,同比16年,分別下降1.0 pct、2.1 pct。批發零售業不良,或已先于制造業進入良性循環。考慮到17年末這兩個行業的貸款占比分別為16.2%、12.0%,批發零售業以更低的貸款基數,實現了更大幅度的不良占比下降,或表明其不良出清進程,領先于制造業。

一般來說,當沒有行業結構性的變化發生時,不良暴露程度會表現平穩。例如,制造業在2005-2016年間呈現平穩地趨勢上行,對應的是低端制造業落后產能逐步出清的過程,2008年、2011年的兩次下降,是當年的放量信貸投放使分母放大的效果。住房按揭連續十年維持平穩的低位;信用卡在2009年不良暴露過一波之后一直保持平穩;采礦業在2013年以前保持在平穩的低位。

觀察得知,批發零售業、采礦業增速趨緩,或已進入出清下半場。制造業、住宿餐飲業、農林牧漁業不良暴露程度加速上升,仍處于第二階段。因零售貸款的不良生成壓力并未體現,但零售貸款占比提升較快,于是導致其不良暴露程度持續下降,17年信用卡和其他類(主要是消費及經營貸)下降較多,原因一是信貸投放加快,表現為貸款占比提升,二來是個貸類ABS轉出較快。

2. 大行不良生成壓力趨弱,股份行個貸風險有所暴露

2.1. 數據口徑解釋

5家大行、7家股份行披露了對公細分行業不良。6家大行+8家股份行之中,工農中建郵、股份行除了華夏以外的7家,在財報里披露了對公細分行業不良。3家大行、4家股份行披露的零售細分領域不良。大行是農行/中行/建行,股份行是招行/浦發/興業/平安。14家銀行均披露了細分行業貸款余額。本報告中提到的諸如“大行合并”、“股份行合并”等口徑時,僅合并有相應披露項的銀行。具體而言,對有關不良率、不良暴露程度的合并口徑,對公指的是5家大行、7家股份行,零售指的是3家大行、4家股份行;對有關貸款余額、增速的合并口徑,對公和零售均指的是6家大行、8家股份行。因此,以下結論均有其適用范圍。

2。2。 大行和股份行在個貸和基建類投放策略分歧擴大

大行和股份行壓降對公不良高發的策略和節奏趨于同步。股份行12-13年大舉發展制造業和批發零售,占比曾顯著高于大行;此后都開始大幅壓降,截至18年末,大行不良高發行業占比18.9%,股份行17.5%,二者接近,后者壓降幅度更大。零售策略分化明顯。大行房貸占比還在升,股份行保持穩定;股份行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繼續升到接近25%的水平,而大行依然在5%附近,變動不大。基建/市政類拉開差距。大行維持在27.8%,股份行18年末比年中降低0.87 pct,到18.6%,顯著低于大行的水平。

2.3. 不良生成重心轉向零售,股份行不良生成節奏較快

不良生成的重心正逐漸從對公轉到零售。大行+股份行合并來看,傳統上不良生成的重災區,制造業18年不良額YoY +9.56%,批發零售YoY -3.45%,盡管生成速度仍高于17年,但整體增量已經下來了。反觀個貸,17-18年信用卡不良增速從9%提到了21.81%,這還沒有考慮核銷及ABS轉出的因素,實際的生成速度更快;消費及經營性貸款的不良額YoY -18.51%,一來源于其較快的核銷轉出速度,二來是這塊體量近年來才逐漸起來,不良生成是要滯后一些時間的。

股份行的不良貸款增速快于大行。股份行制造業不良生成速度仍較快,從17年的9.19%上升至18年的14.57%,批發零售業18年還是正增長,增速1.51%。反觀大行,制造業不良生成雖有所加快,但18年僅為7.75%,批發零售業不良已經開始收縮,17年同比-15.25%,18年同比-6.69%。股份行房地產業不良貸款增速較高,17、18年分別高達80.07%、42.33%,大行的房地產不良17年增速即已較低,為5.43%,18年同比-9.14%。股份行零售端多以信用卡擴張,故其信用卡不良增速較高。不考慮核銷、ABS轉出及打包等因素,18年股份行信用卡不良同比增37.6%,大行僅8.8%,這是股份行信用卡擴張相對更激進的結果。

2.4. 大行不良生成壓力或減弱,股份行不良生成主力在零售

大行的不良高發領域已失去加速暴露的動能。批發零售已于16年在3.74倍觸頂,之后顯著下降,表明已進入出清的后期階段,池水轉清;制造業不良暴露程度上行趨緩,伴隨著貸款占比壓降,拐點也有望在1-3年內來到。零售端結構偏向房貸,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涉足較少。而房貸不良暴露程度一直較為穩定,故大行零售端不良生成也缺乏新的動能。

基建/市政類不良暴露略升。乃是從16年歷史低位的反彈,這塊占比在28%,或是大行未來資產質量不確定性的新的源頭,另一源頭就是住房按揭。房貸和基建/市政類資產質量大幅惡化的可能性小。考慮到房貸歷史不良暴露程度較低,且我國首付比例較高、剛需人群較多、房價下跌至按揭違約的地步的可能性小,大行在基建項目上有更多的選擇權,故這兩塊目前來看資產質量有理由保持較好。

股份行的不良暴露程度高于大行。大行基于客戶選擇能力、銀團貸款處置中的優先權,其不良暴露程度理應較低,因此股份行的制造業、批發零售和采礦業的不良暴露程度較高,不能說明股份行出清進展先于大行;其實制造業不良暴露上行未見拐點,批發零售在16年看到拐點,與大行節奏相近。股份行未來不良生成主力或在零售端。18年信用卡不良暴露提高0.12倍,消費及經營貸提高0.02倍,核銷轉出會弱化該影響;近幾年增速較快,分母擴大的稀釋效應、零售信貸的充分供應,都使風險延遲暴露。

2.5. 股份行的零售、地產類風險有待出清

對公不良高發領域:不良仍在出清過程中。四個行業占不良比,仍然大幅低于占貸款比,高于08-11年;14年以來,占貸款比下降較快,而占不良比下降慢,喇叭口仍在擴大;至少看到收斂,才表明出清節奏趨緩。零售不良高發領域:股份行或存隱患。股份行的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占貸款比快速攀升,而占不良比保持平穩;不排除有個貸較容易以ABS或打包轉出的因素,但喇叭口擴大能說明風險的積壓。

大行的基建/市政類占貸款比和占不良比的落差較大。大行、股份行的基建/市政類貸款占比和不良占比的差距,分別為16.3 pct、9.4 pct,大行高于股份行。這部分可能源于大行在基建項目上的選擇優勢,的確能挑選到較為優質的項目,也可能說明大行的基建/市政類不良出清相對較不徹底。16年以來,明顯看到喇叭口在收窄,風險處于持續消化之中,擔憂不大。股份行的地產類占貸款比和占不良比的落差較大。地產類占貸款比于占不良比的落差,大行是1.47 pct,股份行是6.51 pct。盡管從13年以來,股份行的地產類不良占比在持續上升,落差已在收斂,但相較大行仍有較大的差距,后續仍有繼續暴露的空間。

3. 信貸結構分類盤點,不良認定趨嚴致生成壓力加大

3。1。 用“五分法”識別上市銀行信貸模式

大行可分為兩類,1)“房貸+基建”模式,特征是房貸按揭占比超過30%,地產類和消費信貸占比都很低,不良高發行業壓降比較徹底,具體包括工行、建行、農行;2)“房貸+制造業”,指的是中行,盡管房貸按揭占比也高達30%,但制造業仍在14%以上;3)“房貸+消費信貸”,指的是郵儲,房貸按揭占比37%(高于其他5家大行),消費及經營貸占比21%;4)大行里的“中庸”派,指的是交行,基建/市政類占比31%也挺高,而房貸按揭占比不高,不良高發行業占比20%,位于中間。

股份行組內差異主要在三方面體現:1)房貸占比,興業/招行/中信較高,分別為27%、25%、19%;2)消費信貸占比(包括信用卡、消費貸款、個人經營性貸款),平安/光大/民生/招商較高,分別為50%、28%、26%、24%,各自側重的領域不同,平安、光大側重信用卡貸款,民生相對更側重個人經營貸款,招行則是相對均衡;3)對公不良高發領域壓降情況,華夏/興業/民生的不良高發行業占比在25%、23%、20%,此外,華夏/興業的基建/市政類占比為28%、21%,也較高。

城商行普遍表現除基建/市政類占比較高,這能部分反映其在業務上與當地政府的綁定性。例如成都/杭州/南京,基建類占比高達41%、34%、29%,這種綁定性可能會影響到議價能力。江浙一帶的城商行可能因地制宜地發展制造業客戶,比如寧波制造業占比17%,江蘇15%,但不良率能夠較好控制,側面證明了其客戶篩選能力。少數城商行表現出與眾不同的特性。比如貴陽銀行地產類占比27%,主要是建筑業占比21%所致。再比如成都和青島,房貸按揭占比為25%和24%,顯著高于其他城商行,這就為其資產質量帶來了穩健的因素。再比如鄭州,不良高發行業占比35%,其中主要是批發零售業,占比24%,未來不良生成壓力仍較大。

江蘇地區的5家農商行,共同的特征就是制造業占比高。江陰/蘇農/無錫/張家港/常熟的制造業貸款占比分別為52%、50%、27%、27%、25%,這是由當地的經濟結構所決定的。也有一些獨特的個體特征,比如常熟的消費及經營貸占比46%,這是其小微業務獨具優勢的體現;無錫的基建/市政類占比32%,顯著高于其他4家。

當前的信貸模式是銀行所制定的投向政策長期作用的結果。觀察18年中報到18年年報信貸結構變化,可以捕捉到當前投向政策的偏好。貸款結構中的“五大類”,經常是此消彼長的關系。籠統來看,大行的信貸結構變化幅度相對較小,信貸結構較為穩定;中小行信貸結構調整相對較大,主要靠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18年下半年,大多數上市行的不良高發行業占比是下降的(寧波、西安例外),但占比增長的領域不同:大行主要增房貸,股份行主要增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城商行部分增消費及經營貸、部分增基建/市政類,農商行主要增消費及經營貸。

3。2。 分類趨嚴致不良凈生成率走高

15、16年起,上市行不良生成壓力已觸頂回落。大行的不良凈生成率15年觸頂于1.12%,股份行于16年觸頂于1.99%,城商行16H1觸頂于1.62%,農商行15H1時觸頂于2.73%。此后便開始顯著下降,不良生成壓力減輕。

18年下半年,不良凈生成比率再次上行。大行/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18年不良凈生成比率,依次為0.94%、1.70%、1.17%、1.11%,均較17年均有顯著上升。考慮到13-16年的不良出清進程已進入生成壓力趨弱的后半段,在很短的時間內再次向上,更可能源于分類標準趨嚴的影響。

18H2不良凈生成率的短暫走高,未必會延續。18年下半年,部分大行不良生成率抬頭,農行/建行/交行分別增0.80 pct、0.60 pct、0.56 pct。股份行中,民生/光大分別上升1.11 pct、0.72 pct,而浦發的不良凈生成率下降了0.54 pct,其余股份行均變動不大。至少表明個體間差異較大,或并非行業性的普遍現象。

城商行中,北京/青島/貴陽/成都不良凈生成率上行較多,分別達0。69 pct、0。53 pct、0。44 pct、0。39 pct。農商行中,江陰/青農商分別上行1。12 pct、0。93 pct,其余5家均有所下降。這與對農商行資產質量壓力加大的直觀印象不同。原因在于,上市農商行是農商行中的佼佼者,且多數居于經濟發達區域,其客戶的經營狀況較農商行整體為佳。

4. 投資建議:部分行業不良或接近出清后期,不良生成壓力減輕大勢所趨

(一)零售占比崛起,部分行業進入不良出清后期

基于“不良暴露程度”,不良出清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不良生成壓力逐漸加大;第二階段,銀行調整投放政策、邊際收縮其信貸投放;第三階段,不良生成壓力減緩,貸款投放收縮放緩;第四階段,不良出清接近完畢,新增信貸投放使不良率下降。體現在不良暴露程度上就是,慢升-快升-慢升-回落。為簡化分析,銀行信貸結構可采取“五分法”:對公三大類(不良高發行業、基建/市政類、地產類)、零售兩大類(房貸按揭、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基于商業銀行08-17年數據的結論:對公不良高發貸款占比壓降速度加快,17年壓降4 pct,高于16年的3.23 pct;基建/市政類貸款占比16-17年共提升2.79 pct;房貸增勢放緩,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占比提升加快;批發零售業或已進入不良出清后期良性循環。

(二)大行不良生成壓力趨弱,股份行個貸風險有待暴露

不良生成重心正逐漸從對公轉到零售。大行+股份行,制造業18年不良額YoY +9.56%,批發零售YoY -3.45%,整體增速已經下來了;而17-18年信用卡不良增速從9%提到了21.81%。大行不良生成壓力已減弱。批發零售不良暴露程度已于16年觸頂于3.74,之后顯著下降,或已進入出清的后期階段,池水轉清;制造業不良暴露程度上行趨緩,伴隨著貸款占比壓降,拐點也有望在1-3年內來到。大行信貸結構以房貸和基建/市政類為主,但這兩塊未來大幅惡化的可能性小。股份行不良生成快于大行,未來主力或在個貸。18年制造業不良額YoY +14.6%,房地產+42.33%,信用卡+37.6%。近幾年才逐漸增加起來的消費信貸,未來也有可能面臨不良擴大的風險。

(三)上市行貸款結構繼續分化, 18H2不良生成加大或因分類趨嚴

透過貸款結構,觀察投向政策的邊際傾向。18H2大多數上市行的不良高發行業占比下降的,但占比增長的領域不同:大行主要增房貸,股份行主要增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城商行部分增消費及經營貸、部分增基建/市政類,農商行主要增消費及經營貸。總體看,大行的信貸結構變化幅度相對較小;中小行信貸結構調整相對較大,向信用卡、消費及經營貸傾斜。分類趨嚴使18H2不良凈生成率走高。15-16年間,上市行不良生成壓力已觸頂回落,此后便開始顯著下降,不良生成壓力減輕。但18H2不良凈生成比率再次上行。考慮到13-16年的不良出清進程已進入生成壓力趨弱的后半段,在很短的時間內再次向上,更可能源于分類標準趨嚴的影響,不會影響不良生成壓力減輕的大趨勢。

投資建議:08-18十年間,房貸占比+15.7 pct,對公不良高發行業-11.9 pct;批發零售業、采礦業或進入出清后期。逆周期調節或中和貿易摩擦對資產質量的影響,分類趨嚴亦不改不良生成壓力減輕趨勢,銀行資產質量擔憂或不大。繼續主推大行和低估值優質中型行-平安、光大、江蘇等,6月首推工行

 5. 風險提示

更嚴格的風險分類辦法使不良生成壓力加大;經濟超預期下行。


報告來源: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報告發布時間:2019年6月12日

本資料為格隆匯經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授權發布,未經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事先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方法修改、翻版、分發、轉載、復制、發表、許可或仿制本資料內容。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資料內容和意見僅供參考,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專家、嘉賓或其他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外的人士的演講、交流或會議紀要等僅代表其本人或其所在機構之觀點),亦不構成任何保證,接收人不應單純依靠本資料的信息而取代自身的獨立判斷,應自主做出投資決策并自行承擔風險。根據《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若您并非專業投資者,為保證服務質量、控制投資風險,請勿訂閱本資料中的信息,本資料難以設置訪問權限,若給您造成不便,還請見諒。在任何情況下,作者及作者所在團隊、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不對任何人因使用本資料中的任何內容所引致的任何損失負任何責任。本資料授權發布旨在溝通研究信息,交流研究經驗,本平臺不是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報告的發布平臺,所發布觀點不代表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觀點。任何完整的研究觀點應以天風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發布的報告為準。本資料內容僅反映作者于發出完整報告當日或發布本資料內容當日的判斷,可隨時更改且不予通告。本資料內容不構成對具體證券在具體價位、具體時點、具體市場表現的判斷或投資建議,不能夠等同于指導具體投資的操作性意見。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幸运五分彩-首页 十分11选5-首页 大发3D-官网 1956彩票-1956彩票平台-1956彩票官网 线上购彩-首页 抢庄龙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