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宏觀張明

平安宏觀張明來自專欄

查看詳情

人民幣國際化依然任重道遠——關于國際貨幣地位消長的四個特征事實

平安宏觀張明3 個月前14.49k
今年是中國央行正式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十周年。在過去10年里,人民幣國際化取得了長足進展。最具標志性的里程碑事件,當屬從2016年10月起,人民幣正式被納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占比達到10.92%,在美元與歐元之后名列第三,超過了日元與英鎊。

作者:張明 

來源: 張明宏觀金融研究

今年是中國央行正式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十周年。在過去10年里,人民幣國際化取得了長足進展。最具標志性的里程碑事件,當屬從2016年10月起,人民幣正式被納入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占比達到10.92%,在美元與歐元之后名列第三,超過了日元與英鎊。人民幣順利入籃,反映了國際社會對人民幣國際化所取得成績的客觀認可。

然而,我們也要清晰地看到,已經取得了很大成績,但人民幣的國際地位,依然與美元、歐元等相距甚遠。人民幣要想像中國經濟那樣,成長為與美元、歐元三足鼎立的全球儲備貨幣,依然任重道遠。

我們可以從全球結算貨幣、全球外匯交易貨幣與全球儲備貨幣三個角度,來比較各大國際貨幣相對地位的變遷。從中,我們大致可以總結出四個特征事實。

特征事實之一,是美元依然是雄踞全球首位的國際貨幣,其地位在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之后的10年內甚至不降反升。

從最新數據來看,美元在全球跨境支付中的占比達到40.8%(2019年4月)、在全球外匯交易中的占比達到43.1%(2016年)、在全球儲備資產中的占比達到61.7%(2018年12月),幾乎依然占到全球貨幣的半壁江山。值得注意的是,過去10年內,美元在全球支付貨幣與全球外匯交易貨幣中的占比還有所上升,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占比幾乎不變。這就意味著,美國次貸危機的爆發不僅沒有重創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甚至還有所強化。這與歐元在歐債危機中遭遇重創、美國政府對次貸危機的反應更為及時更加堅決、美國經濟在全球危機后反彈最快等因素密切相關。 

特征事實之二,是作為美元最主要的挑戰者,歐元在過去10年內不但沒有縮小與美元的差距,兩者的差距甚至還在拉大。

在2013年之前,歐元在全球結算貨幣中的份額其實還高于美元,而現在其份額已經落后美元近8個百分點。歐元與美元在全球交易貨幣中份額的差距由2007年的24.3個百分點拉大至2016年的28.9個百分點。歐元與美元在全球儲備貨幣中份額的差距由2008年年底的37.6個百分點拉大至2018年年底的41.0個百分點。過去10年內歐元與美元國際地位差距的拉大,在很大程度上與歐元區政府對歐債危機的反應緩慢、應對手段不充分,且核心國與外圍國之間缺乏協調,導致歐元區經濟復蘇顯著滯后于美國經濟有關。

特征事實之三,是未來10年內人民幣要趕超的對象,并非美元與歐元組成的第一梯隊貨幣,而是英鎊與日元組成的第二梯隊貨幣。

盡管如前所述,人民幣在IMF特別提款權貨幣籃中的權重已經超過了英國與日本,但在全球結算、全球外匯交易與全球儲備貨幣這三個方面,人民幣與英鎊、日元之間依然存在一定的差距。這生動地說明了一國貨幣的國際地位上升可能顯著滯后于一國經濟的國際地位上升這一事實。不過,由于人民幣與英鎊、日元在三個維度權重方面的差距僅是個位數的差距,考慮到中國經濟的強勁增長以及中國整體實力的不斷崛起,在下一個十年內,人民幣在國際貨幣地位方面超過英鎊與日元,應該說是完全可以期待的。不過反過來說,人民幣要真正與美元、歐元并駕齊驅,還尚需很長的時日。

特征事實之四,是真正綜合反映一種貨幣的國際競爭力的,是該貨幣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地位,而決定儲備貨幣地位的,則是一國金融市場的深度、廣度與流動性。

美元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優勢地位最為突出,依然占到全球儲備貨幣的60%以上。應該說,儲備貨幣的地位是真正能夠反映一國貨幣綜合競爭力的核心指標,而真正決定官方投資者愿意把儲備資產投資于哪種貨幣的最重要因素,則是該貨幣發行國的金融市場,能夠提供規模足夠大、品種足夠豐富、流動性足夠強的金融產品。金融市場的差距,其實也是歐元與美元的核心差距之所在。歐元區一體化盡管依然非常深入,但歐元區尚未形成一個真正一體化的金融市場。而從金融市場維度來看,中國與美國在金融市場的深度、廣度與流動性方面依然有著較大的差距。

綜合上述四個特征事實,我們既要看到人民幣與美元、歐元的較大差距,但我們也不能妄自菲薄,也要看到人民幣的國際地位正在快速上升,已經成長為與英鎊、日元匹敵的第二梯隊貨幣。

要在未來10年內繼續深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我們提出的主要建議包括:第一,要盡快推動國內經濟結構性改革(例如國企改革、土地改革、服務業對民間資本的加快開放、更具包容性的城市化等),提高經濟增長效率,確保中國經濟能夠在未來10年繼續保持相對快速增長;第二,要防止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進一步積累,避免系統性金融危機的爆發;第三,要加快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改革,讓人民幣匯率在更大程度上由市場供求來決定;第四,要大力發展人民幣作為國際計價貨幣的功能,進一步發展人民幣計價的國際性大宗商品市場;第五,要加大國內金融市場向國外機構投資者開放的力度;第六,要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過程中鼓勵人民幣的跨境使用,培育沿線國家對人民幣的真實需求。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標普納A富時羅素擴容:千億資金入A股 64股迎雙重利好

1 小時前

全球科技界最鼓舞人心領袖揭曉!馬斯克第一,馬云第五

21 小時前

掃房地產“出門”,動真格了?

1 天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