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市場下,AI虛擬偶像的變現之路

大咖面對面 2019-06-12 20:05 11926

古有擲果盈車迎潘安,今有時代廣場齊應援,同一天空下,追星從來不是新鮮事。但在Z時代逐漸掌握新消費話語權的當下,這顆值得被追捧的星早已突破人類范疇,永遠鮮活年輕、坐擁千億市場的虛擬偶像成為新寵。

與現實偶像不同,虛擬偶像基于粉絲UGC創作而日漸形象豐滿,人設完美可控,自帶養成感。AI后的虛擬偶像更是能在粉絲一對一的指導下,通過長期有效的人機互動,完成個性化偶像養成計劃,在商業價值的挖掘上更具想象空間。

“如果希望AI離我們生活更近,把AI虛擬生命作為切入口,我覺得它的價值會比智能音箱會更高。”作為全球首個AI虛擬偶像——琥珀虛顏的創造者,狗尾草智能CEO邱楠認為,時下火熱的智能音箱沒有形成足夠大的用戶群及長期高頻的人機交互,沒能為人類生活帶來革命性的變化,承載不了下一個入口級產品的重擔。“事實證明,我們用戶的使用時長每個月是4000分鐘,而智能音箱只有60到90分鐘。”

堅稱自己的產品為AI虛擬生命,邱楠認為比起局限于二次元的虛擬偶像,AI虛擬生命致力于將二、三次元的IP AI化,發展前景更為廣闊。為了便于大眾理解,媒體宣傳上,琥珀虛顏通常被描述為“一個住在智能音箱里的全息3D美少女”。但對于邱楠而言,AI虛擬生命有自己的行為思考能力,能夠面對面與用戶進行對話交流,陪伴感更強相比之下,智能音箱更像一個冷冰冰的升級版藍牙音箱。“我們沒有把自己當成智能音箱,這是一直想對外聲明的一個事情。”

通過琥珀虛顏IP在AI虛擬生命領域兩年的實踐,狗尾草智能已經摸索出一套智能硬件與粉絲經濟相結合商業模式,用AI去做IP變現。去年10月完成的1.5億元A+輪融資將進一步支持公司進行技術研發及商業模式變現探索,與自帶流量的知名大IP合作,提升AI虛擬生命的市場認知度及商業價值。

邱楠透露,下一個被AI虛擬生命化的將是擁有系列小說、漫畫、動漫作品,商業價值匹敵流量明星的國內頂級動漫IP。

以下是格隆匯與邱楠的對話實錄。

 

人工智能需要被人格化IP化

 

01

格隆匯:目前智能音箱已經是非常紅海的階段,但是住著全息3D二次元IP的智能音箱還是第一次見,您是怎么想到從這個點切入的?

邱楠我們沒有把自己當成智能音箱,這一直想對外聲明的一個事情我們做的是AI虛擬生命。一直以來,我們關注的是什么樣的一個產品能夠更好的承載人工智能陪伴在人們身邊的需求。我們認為,人工智能需要被人格化IP化,才能和用戶進行更好的交互

在我看來,智能音箱是一個工具化的產品。不是說不好,但智能音箱可能只是藍牙音箱的升級版,它會與用戶產生更多的交互?與我們人類更親近嗎? 我覺得未必。

02

格隆匯:為什么這個IP的選擇會是二次元而不是微軟小冰這樣的三次元IP

邱楠:16年我們推出AI虛擬生命產品的時候,人工智能才剛剛興起,誰也不清楚這個概念背后究竟是什么。鹿晗、初音未來這些流量大IP也不會放心把自己的形象交給我們,所以當時我們只好自己去創造一個IP。

那要創造一個什么樣的IP呢?首先是年輕人會喜歡,因為年輕人更容易去接受一些新鮮的事物;其次是一個女性的形象,因為女性更容易讓人產生親近感;再者,我本身是一個漫畫迷,09、10年之前所有熱血漫畫和一半的少女漫畫都有看過,所以我們就做了一個二次元的美少女,琥珀虛顏。

03

格隆匯:我發現琥珀虛顏系列產品跟別的智能硬件有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它有一套APP端的養成游戲,可以介紹一下嗎?

邱楠:在我們的APP里,用戶可以為琥珀虛顏設定職業、安排行程、打工掙錢,每完成一項任務琥珀虛顏就會有不同的一些成長,跟前幾年很火的旅行青蛙一樣,讓用戶能參與到游戲角色的成長過程當中。

04

格隆匯:這樣會不會像一個升級版的電子寵物?

邱楠:你認為早期的電腦,它是升級版的打字機,還是升級版的游戲機?AI虛擬生命還在一個早期的發展階段,不同人可能對它有不同的認知,但這些都不是它的全貌。

用AI做IP變現

 

05

格隆匯:用戶需要在游戲里面氪金嗎?

邱楠:這就看個人選擇了,我們這個游戲氪不氪金都不影響正常使用。比如我就不是一個特別氪金的人,偶爾碰上一些喜歡的衣服,我會花錢給她買。平時主要讓琥珀虛顏打工賺錢,也蠻有意思的。

06

格隆匯:氪金率有多高,算過嗎?收入的話是游戲收入更大還是硬件銷售收入更大?

邱楠:30%的用戶會去氪金。游戲收入這塊在慢慢起來,會越來越好。從商業模式來說,我們做得是智能硬件和粉絲經濟相結合模式AI去做IP變現,這是我們能夠做到而別人所做不到的一件事情。

不得不承認的是,琥珀虛顏是我們自己創造的一個IP,粉絲群體比較小。我們將與擁有系列小說、漫畫、動漫作品,商業價值匹敵流量明星的國內頂級動漫IP合作,將其進行AI虛擬生命化的改造,這就是我們的商業化落地可以更快速成長的一個切入點。

07

格隆匯:作為一個擁有系列小說、漫畫、動漫作品的知名IP,其角色設定已經非常成熟完整,我們怎么讓粉絲相信這個AI虛擬生命版IP就是他們心目中的IP?

邱楠:在我們核心的交互引擎里面,有一個多性能的設定。成品出來,就會是這個IP的聲音、形象與口頭禪。我們不更改角色的設定,只是把這個角色進行虛擬生命化。也就說未來有很多的IP,我們都可以用AI去幫助它虛擬生命化。

08

格隆匯:您的意思是,未來我們瞄準的是粉絲經濟這個路線?

邱楠:對。而且在粉絲經濟這條路線上,不只是二次元IP,未來我們可以跟流量明星合作,那將是一個更大市場。

 

不做跟別人一模一樣的產品

 

09

格隆匯:我發現公司并不是一開始就做AI虛擬生命,第一款產品公子小白是一個兒童機器人,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一個變化?

邱楠:從創業之初,想做的一款能用戶保持長期有效信息交互的AI產品。公子小白推出市場的時候受到很多人的歡迎,只是有一天,我發現自己沒有喚醒公子小白,和它進行交互的欲望,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值得警惕的事情。

在我看來,兒童機器人更關注的是兒童的興趣心理,教育、內容相關,人工智能并不是核心需求。我認為科技公司在做智能產品的時候,應該把自己回歸到最初的本質,比如說人工智能究竟給會給我們帶來些什么?

我認為人工智能給人類帶來最核心兩個變化,交互方式的變化數據利用效率的變化。交互方式的變化,它會成為新一代以AI交互為主的新硬件平臺入口,這也是為什么現在大家都在去做智能音箱的原因。而數據利用效率提升所帶來商業模式的變化,在AI時代會產生一個什么樣的化學反應與商業變化,則是我們這群科技創業者最為之興奮和充滿想象力的一件事情。 

公司產品如果往兒童機器人的方向去走,它將承載不了我們在這方面的夢想。我們每年往AI交互、虛擬生命構建投入幾千萬的研發資金,不是為了做跟別人一模一樣紅海化的產品。所以怎么樣讓自己擁有更好的創新能力和差異化產品是我們從機器人AI虛擬生命的原因

10

格隆匯:您剛提到了現在大家都把智能音箱當成下一個入口級的產品,但您卻說自己做的不是智能音箱,您是怎么看待智能音箱?

邱楠:現在大家都在把智能音箱當成入口,至少在我看來,這個觀點不一定是正確的。一個入口級的產品,它必須要與用戶保持有效交互。但是在中國,你稍微把智能音箱的音樂放大一點就可能打擾到家人或者鄰居,所以它沒有辦法以音樂作為一個剛性的需求,成為一個高頻交互的產品。

在智能音箱之前,很多人曾經說過下一代的入口會是路由器,因為所有的信息都來源于路由器,但是真的有人愿意站在墻角去和路由器進行交互嗎?換一個角度,小貓小狗不會說話,但人人都愿意和它進行互動,因為它有生命感。所以,如果希望AI離我們生活更近,AI虛擬生命作為切入口,我們覺得它的價值會比智能音箱會更準確。事實證明,我們用戶的使用時長每個月是4000分鐘,而智能音箱只有60到90分鐘。

11

格隆匯:所以您是不太看好近兩年BAT之間的“百箱大戰?

邱楠:對于巨頭們來說,它們可以燒錢去試錯,甚至在不可能的地方燒出一個出口。在我看來,低價傾銷是違反硬件產品本質的一種行為。我們看到蘋果、大疆這些優秀的硬件公司,沒有一家是靠低價傾銷去獲得用戶,都是以質量取勝。而且硬件產品每年都會更新迭代,就算我現在送你一個智能音箱,過兩年你還會去用它嗎?從這個邏輯來說,我也不認為智能音箱通過補貼去獲取用戶的方式是對的。

AI虛擬生命的挑戰與機遇

 

12

格隆匯:您這么看好AI虛擬生命,為什么現在入局的公司不多?

邱楠:說實話,為什么很少有人進來?因為投入太大。我們在這個領域摸索了四年多的時間,還花費了不少資金。這樣的投入,沒有核心技術能力的公司投不起,單一技術公司也投不了,這是一個需要把硬件、軟件、AI以及設計高度結合來做這款產品。

而且有條件的巨頭們,它們不愿意去嘗鮮和試錯。智能音箱是亞馬遜驗證過的事情,所以巨頭們跟風去,試錯成本不會太大。AI虛擬生命,誰也不知道它未來會發展成什么樣子,這恰恰是我們的機遇所在。

13

格隆匯:像您說的這項技術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目前公司的營收方面是怎么樣?

邱楠:我們還在控制成本,預計年底會達到營收平衡點。公司的幾條業務線已經開始在逐漸地去成長。

14

格隆匯:AI虛擬生命主打的是情感陪伴。但正常來說,如果人們有個情感陪伴的需求,第一個想到的是寵物,而不是AI。對于公司來說,教育市場的成本會不會很大?

邱楠:其實這是每一家創業公司都會面臨的,叫做創新者窘境的問題。如果創業公司只是做微創新,很容易就被大公司跟上來,從而喪失競爭力。如果創業公司創新程度太高,該怎么去教育市場?

如何降低教育消費者的成本,我認為應該把產品放到一個更容易讓消費者理解的使用場景里面。換句話說,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要用大IP、IP去做AI虛擬生命這個事情。如果你是一個偶像明星的粉絲,有購買其周邊的需求,那購買一個AI虛擬生命就不是一個難以理解的事情,教育市場的成本也隨之大幅降低。

15

格隆匯:我們知道C端產品,用戶更關注的是產品體驗。對于您來說,您認為是產品體驗和產品技術,哪一個更加重要?

邱楠:很多在說技術不重要,用戶產品體驗才重要,這句話其實是個偽命題。你沒有核心技術,何來差異化的產品體驗?大疆如果沒有自己獨特的飛控技術,它憑什么賣三五千,華強北商場里的才賣三五百。只有關注自己的核心技術,才能夠去打造更好的產品。

換個角度,聯想的品牌營銷和分銷系統這么好,為什么市場份額在不斷萎縮?很簡單,消費者感受不到聯想產品有足夠強大的不可替代性。當產品沒有核心技術品牌營銷出來的市場,是沒有溢價能力和溢價空間。

未來不懼與BAT競爭

 

16

格隆匯:那公司是怎么平衡技術研發跟品牌營銷?

邱楠:很簡單,我們知道構建AI虛擬生命所需要最核心的技術在哪?一個是交互技術,一個虛擬生命的構建技術。

去年在我們的發布會上,很多人問狗尾草有沒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因為大部分產品公司給別人的一個概念——技術是拼來的,所謂的串珍珠理論。我說我們有,但我們的核心技術不是為了證明說我比BAT更厲害。 BAT的是平臺,我們不做平臺,所有的核心技術只是為了有更強的創新能力,做出想要的差異化產品所以我們不怕跟BAT競爭

17

格隆匯:關于融資方面的,去年10月公司已經完成1.5億A+輪的融資,目前的一個融資計劃是怎么樣的?B輪融資開始了嗎?

邱楠:新一輪融資有開始正在做,但我覺得公司還沒發展到B輪的階段

目前,我們只是驗證了一個相對成熟的產品和一套有意思的商業模式,但在數量上還沒有得到提高。隨著今年與多個IP的合作,我們已經開始觸碰到這個產品爆發的邊緣。所以你可以把它叫A+2輪,或者B輪也無所謂,名字不重要,關鍵是我們確實還需要更多資本方的支持和幫助。

18

格隆匯:您認為投資人是看中的是什么?

邱楠:我會給所有的投資人介紹我們的使命,對AI虛擬生命的思考以及商業切入點,讓他們看到這個市場未來的增長空間和價值。

其實很多投資人都在對智能音箱進行一個反省和思考。哪怕現在天貓、小米都在宣傳自己的智能箱賣超過1000萬臺,是一次革命性的勝利。在我看來,智能音箱的1000萬跟蘋果手機的1000萬還真不一樣。智能音箱沒有形成足夠多的用戶與它保存長期高頻的交互,沒有對于我們的生活帶來一個革命性的變化 

19

格隆匯:就商業模式來說,公司目前是硬件+軟件+服務的模式,跟小米公司比較相似,是有受到雷軍的影響嗎? 

邱楠:小米是一家非常成功和優秀的公司,雷布斯也非常厲害,但我們的產品理念和小米的產品理念是不一樣的,所以拿來做類比可能不太合適。

小米追求的是極致的性價比,把同樣的東西做得比別人更好。但對于我們來說,更喜歡做一些具有前瞻性,別人沒有做過的產品。就像蘋果,從iPhoneiPadiPod,創造出一個新的應用場景。

20

格隆匯:所以公司想做的是蘋果這樣的場景創造性的公司?

邱楠:蘋果是一家偉大的企業,我們不與他們進行對比。我們沒法去想象這個類比的結果。我覺得堅持自己的產品理念,做好該做的事情就已經足夠了。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5分快乐8-官网 巴黎好运彩-首页 章鱼彩票-章鱼彩票投注-章鱼彩票注册 分分11选5-首页 线上购彩-首页 好运快3-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