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財富飄零錄

尋瑕記 2019-07-11 13:56 14148

作者:尋瑕小姐姐

來源:尋瑕記

一條黃浦江,將陸家嘴環抱懷中,密布的格子間和散落的煙波亭,承載了無數人的財富夢想。

財富管理、基金管理、資產管理,無論冠以什么樣的字號,只要把公司名字鑲在陸家嘴某個寫字樓大堂的銘牌上,把陸家嘴辦公地址印在寫著“投資總監”“執行董事”頭銜的名片上,搭個精致的網站,集結一班人馬,抓住幾個核心客戶,就可以開張了。

除了一張金融許可證,他們曾經擁有一切。

01 依舊似水雷年

3月,小牛資本旗下小牛新財富天津分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已被立案偵查。小牛新財富代售的富匯華夏企業價值投資1號、2號、3號全部延期,用于投資金一文化應收賬款收益權,而小牛資本第二大股東北京碧空龍翔同時是金一文化大股東,關聯方融資痕跡明顯。

4月,主攻特色小鎮和保障房PPP的金誠集團崩塌,80后實控人韋杰歸案,旗下6家私募機構共計發行私募產品350余只,涉案規模百億以上。

5月,集結了明星合伙人和明星股權項目的“知名PE機構”永柏資本爆雷,實控人金赟在上海虹橋機場出境時被捕,旗下募資平臺紅銀財富在10余個一二線城市建立營業網點,66億產品待兌付,涉投資者超千人。

5月,新華信托財富事業部脫胎而來的新華財富出現多款私募產品違約,2017年即出逃海外的實控人鄭孝和被廣東警方從希臘引渡回國。

7月,網信CEO盛佳在內部群宣布,先鋒系旗下P2P平臺網銀普惠“良性退出”,網信集團也發出平臺逾期公告,由于大額企業標的逾期和部分借款人逃廢債,目前59億待還,涉及15萬投資者。

去年就已著墨頗多的爆雷潮在今年演變成了一張張藍底白字的警情通報。

禁止“錯配”“自融”“挪用”“資金池”的監管禁區變成了財富湮滅的慘痛案例。

我們在《三方財富“現形記里提過的老友們,也在今年紛紛續寫了新劇情。

恒天財富元老梁越帶著與老東家不可言說的恩怨糾葛,攜楊勇等一幫親信創辦盈泰財富云,規模一度達到200億,但去年以來接連踩雷樂視、中弘股份、利民股份、騰邦國際等項目無法退出,陸續有多只產品違約展期;在一封言辭懇切的“盈泰產品延期說明函”之后,遲遲未收到進展的投資人近日再次在某監管門前集結。

胡天翔在鉅派的權力斗爭中失利后黯然離開,此后公開的頭銜包括甦翔投資集團董事、鉅登投資創始人以及翼勛董事長。其中翼勛旗下的P2P鉅寶盆在2018年被曝存在大面積逾期,鉅登投資則在宣傳中捆綁鉅派遭到撇清。今年再聽到老胡的消息,已是“失聯”“被帶走”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等傳言齊飛。鉅派則在接連踩雷和內部舉報后,剩下區區7700萬美元市值。

一張“宜信馬上出事”的煽動性截圖在風聲鶴唳的市場中迅速傳播,引發7月5日宜信官網公告回應“已找到造謠者信息并報警。針對捏造和散布謠言的不法分子,我們將保留通過法律武器保護合法權益的權利。

同樣奮而報警的,還有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的諾亞財富。

汪靜波從湘財證券出走創立諾亞財富,她早期個人客戶、樂百氏創始人何伯權為諾亞帶來了第一筆天使投資,還幫助諾亞在2007年帶來了沈南鵬的紅杉資本。時至今日,投出了久久丫、7天連鎖酒店和喜茶等項目的何伯權依然說:

“諾亞財富大概帶給我4000倍的投資回報,這也是我最驕傲的一筆投資。

諾亞財富的“成名需趁早”,狠狠吃了08年四萬億的紅利,又踩準了幾輪資產周期。別人賣保險ta賣信托,別人賣信托ta賣基金,別人賣基金了ta早布局了PE,待到PE退出難,諾亞搭建了歌斐資產,轉型做資產管理。

只是這歌斐木打造的一葉方舟,趕上了加杠桿的海天盛筵,經不起去杠桿的驚濤駭浪。

02 于今誰解其中義

2015-2017年間,混跡非標資管圈的金融民工們大多都接到過廣州承興供應鏈融資的單子。期限6-12個月不等,規模5000萬到數億不等,底層資產有對蘇寧的,有對京東的,有對移動的,一水兒的應收賬款確認函,一水兒的應收賬款打8折外加人行系統登記,一水兒的賬戶共管+廣州承興回購,一水兒的應付方實力雄厚。

也許就是傳說中的應付方實力太雄厚了,項目百般好,就是做不到“在職高管,面簽雙錄”。

金融民工們這些年沒少被騙,早已不敢輕信天上會掉下包裝如此精美的項目。

見過真會議室里的假董事長,見過假售樓處里的真沙盤,追回款結果憑證是假的,做保理結果商票是假的,去詢證結果整個營業部都是假的,好不容易做一單買入返售,保險柜里的銀票都能變成一堆報紙。

所謂的“底層確權”,也只需要核心企業會議室里的幾個群演,和一個蘿卜。

所謂的“供應鏈融資”,缺失了核心企業確權和層層核驗,不過是一筆筆信用放款。

這幾年卷入供應鏈黑洞的還有九有股份旗下的潤泰供應鏈、寧波東力旗下的年富供應鏈,和將現貨交易、中小企業供應鏈融資、互聯網金融匯聚一體的金銀島。

大型核心企業早已參透一切,供應鏈金融必須圍繞核心企業展開,否則就是耍流氓。紛紛自建保理公司、搭建系統進行對外融資,將資金提供給上下游企業賺取利差,再將資產打包掛牌證券化。

曾經,承興的應收賬款或許是真的,京東蘇寧的確認函或許也真過,隨著坐擁境內外三家上市公司的羅靜,資本野心的逐步膨脹,供應鏈層層注水,環環相扣,推介材料里完美的風控閉環,變成了一條貪嗜的利益鎖鏈。

而試圖繞開監管的部分三方財富、私募基金還在以供應鏈名義發行產品募資,大量純信用貸款被包裝成低風險固收產品,成為造假欺詐的重災區。

如今諾亞踩雷承興的34億炸開了鍋,發現鍋里還有汪靜波的老東家湘財證券,以及經湘財證券拉攏入局的云南信托等一干難兄難弟。至于躲過這單“完美交易”的弟兄們,都在心中默默感激風控“當年大義凜然的不批之恩”。

這一場各執一詞的羅生門,承興是“處心積慮”的江湖騙子,諾亞是“無辜上當”的管理人,京東則是“事不關己”的局外人。

在“不是你被抓就是我被抓”的終極兩難面前,縱是美女董事長,也怕會報警的塑料姐妹花。

在“不是你背鍋就是我背鍋”的互相推諉面前,經過明尼蘇達一役的京東甩了個徹底。

在“不是風控缺位盡調失職,是我好傻好天真”的巧妙開脫面前,諾亞看來是要推開地產和城投沉重的身軀,只身扛起破剛兌的大旗。

中江信托踩雷大連機床虛構6.7億應收款的判例在前,合同詐騙的官司一審二審打了兩年,打到大連機床破產重整,董事長被通緝拘捕,退賠詐騙款遙遙無期。

投資人只能在依法維權和自力救濟之間凌亂,“信任托付”的基石碎了一地,“投資須謹慎”的代價如此高昂,不僅要承擔資產的貶損,市場的波動,還要擦亮雙眼識別風控措施是不是淪為擺設,項目合同是不是一紙空文,融資人會不會涉嫌刑事犯罪,管理人會不會毫無招架之力的被卷入一場騙局。

2015年,有人在訪談時問汪靜波,你的投資理念是什么?她的回答是:

“做自己看得懂的,真正懂的才投進去。

03 萬里風波一葉舟

在三方財富發展的歷程中,代銷曾經,現在也依然是業務的主流。

有實力、有資源的財富管理機構成為總代理,拿下較好的理財產品資源,或直銷給終端客戶,或分銷給其他二級或三級代理。

但代銷業務準入門檻低,沒有護城河,如果不能傍上個強大的股東,在無序的市場競爭中,不僅產品供給不穩定,人員容易跳槽流失,利潤還要被層層盤剝。到頭來,客戶對平臺沒有粘性,銷售對平臺也缺乏忠誠。

面對微利的激烈競爭,和不斷被后來者蠶食的市場份額,財富管理機構紛紛謀求轉型,逐步從產品代銷轉向了資產管理。畢竟“賣別人的產品”不如“做自己的產品”,只賺資金端的錢不如把資金端到資產端的錢都掙了。

財富管理機構的轉型更像是與時間的賽跑,和對存量客戶的變現,如果不能在銷售優勢喪失之前,快速形成資產管理的能力,那么就意味著轉型的失敗。諾亞設歌斐、鉅派立鉅洲、盈泰財富云搭恒宇天澤,莫不如此。

但是,流淌在血液中的銷售基因讓營銷能力凌駕于管理能力,當銷售的傭金不與機構的業績表現掛鉤,只與銷售規模掛鉤,再好的金融產品都會在急功近利的KPI驅動下走樣變形,投資人的個性化需求和切身利益也將被拋在腦后。

靠譜的金融機構在認購之前提示說“投資有風險”;而不靠譜的金融機構在爆雷之后才告知說“投資有風險!

30年光景,金融行業在中國經濟的地位已經從稀缺走向過剩,從風險滯后暴露走向了產能逐步出清,當一個行業從精兵強將走向全民參與,也就離全面洗牌不遠了。

在剛性兌付的迷幻籠罩下,市場充斥著營銷勝于管理,風控不如銷售的亂象。泡沫隨一輪輪放水越吹越大,總有新的資金涌入接走上一棒。

所謂的財富管理和資產配置變成一個偽命題,因為無限續杯的鴆酒是如此甜美,鼓吹信仰的話術是如此簡單,多么專業的資產篩選和甄別,都不如幾個美女銷售來的直接。

所謂的風險定價能力在趨勢面前毫無意義,產品高度同質化,底層永遠看不清,100多頁的合同也被客戶和銷售共同簡化成了剛兌的歷史,誘人的收益,體面的背景,光鮮的履歷。

所謂的剛兌信仰麻痹了“散戶投資者”的學習能力,“看信用,拼爹”麻痹了金融機構的學習能力。在一個共同學習日漸倒退的境況中,談任何創新和突圍都無異于癡人說夢。

面對經濟下行周期的資產荒,資產的總體收益率下降,但人們對收益的預期并沒有隨之下降。讓收益預期回歸平庸,讓真正優秀的機構淬火而生必然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伴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踩雷、陣痛,最終迎來對風險的敬畏。

剛兌這條路看似平坦卻荊棘密布,總有人假借信仰之名編織夢想,殊不知,剛兌應該是資產篩選能力、資本實力、風險緩釋能力、項目處置能力的比拼,而不是,空談信仰的虛妄。

資產管理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告別紅利,沒有捷徑,歡迎來到叢林。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波兰五分彩-官网 极速3D-首页 中博平台-首页 5分快3-官网 极速PK10-首页 一分pk拾-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