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專欄 : 招商固收尹睿哲

中小銀行“破剛兌”的蝴蝶效應,如何影響信用周期?

招商固收尹睿哲4 個月前8.13k
盡管事件帶來的流動性沖擊消減,但由于剛兌預期打破,中小銀行同業存單可能因此面臨信用風險重定價的過程。這一過程,可能推升中小銀行的負債端成本,造成其資產端擴張速度放緩,最終對整個銀行體系信用擴張產生影響。

作者:招商固收尹睿哲、李晴

來源:睿哲固收研究

摘要

包商銀行事件以來,同業存單發行利率分化悄然形成。國有行和股份行存單發行利率已經隨資金利率同步下行,而城商行和農商行存單發行利率受到信用風險溢價的抬升,仍處高位,利率分化顯著。

可見,盡管事件帶來的流動性沖擊消減,但由于剛兌預期打破,中小銀行同業存單可能因此面臨信用風險重定價的過程。這一過程,可能推升中小銀行的負債端成本,造成其資產端擴張速度放緩,最終對整個銀行體系信用擴張產生影響。歷史經驗也表明,同業存單發行利率上行與銀行體系資產增速下行之間確實存在對應關系,傳導時滯在一個季度以內。例如2016年Q4同業存單利率大幅上行78BP,2017年Q1銀行業總資產增速跟著下跌2個百分點。

接下來,本文通過比較研究中小銀行資產負債表,探討上述“蝴蝶效應”的影響程度。

總體上,中小銀行資產占銀行體系的1/4,其擴張速度長期高于行業平均。資產總量小于3000億元的中小銀行,資產合計62。2萬億,占銀行業總資產的23。3%。2011-2018年,中小銀行資產規模以年均25。8%的速度增長,遠高于行業平均14。2%。不過,2017年以來中小銀行資產增速已經開始放慢,趨于向行業增速靠攏。

負債端:與大行相比較,中小銀行更少依賴存款(中小行69% VS 大行73%),更多依賴同業存單(中小行12% VS 大行4%),這意味著同業存單利率上行對中小銀行負債端成本的影響更顯著。

資產端:與大行相比較,中小銀行更少依賴貸款(中小行43% VS 大行52%),更多進行表內投資(中小行33% VS 大行22%),且投資風險偏好較高,中小銀行投資非標比重更大,主要滿足基建和地產的融資需求。

貸款結構:按照“規模匹配”原則,中小銀行提供了超過1/2的小微貸款。如果負債端成本上升,在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的政策延續下,中小銀行難以將新增的負債成本向小微貸款利率轉移,發放小微貸款的意愿將下降;進一步,考慮到小微貸款占中小銀行各項貸款約1/2、占中小銀行總資產約1/5,中小銀行資產擴張速度或將放緩。

中小銀行資產增速放緩,對整個銀行體系的信用擴張影響幾何?根據我們的測算,2018年銀行業總資產增速6.8個百分點,其中2.1百分點,即1/3由中小銀行貢獻。中性情況下,受中小銀行破剛兌影響,2019年全年銀行業總資產增速可能為8.9%,仍然高于去年全年(6.8%)但不高于今年5月(9.0%)。銀行體系信用擴張過程或將放緩,且與中小銀行負債端成本上升之間大概率存在一個季度的時滯。

正文

 

包商銀行事件以來,同業存單認購率逐漸回暖。以5月27日-6月28日(事件發生之后5周)為窗口期,可以觀察到:除國有行以外,各類銀行的同業存單認購率都經歷了“先急跌、后緩升”的過程。第1周,股份行、農商行、城商行的認購率(實際發行規模/計劃發行規模)分別從95.2%、89.7%、79.9%,快速下降到78.5%、70.9%、68.5%。之后從第2周開始恢復,并于第5周回升到85.9%、91.9%、76.0%,差不多回到事件之前的水平。

同時,發行利率分化悄然形成。一般來說,同業存單以Shibor為基準來定價,3個月Shibor是3個月同業存單發行利率的“下限”。6月中旬以來,央行加大流動性投放力度,3個月Shibor大幅下降34BP至2.6%附近,而3個月存單發行利率僅下降17BP至3.0%附近,二者利差擴大至37BP,在走勢上表現為利率與“下限”之間的距離拉大。分不同類型銀行看,國有行和股份行存單發行利率已經隨資金利率同步下行,而城商行和農商行存單發行利率受到信用風險溢價的抬升,仍處高位,利率分化顯著。

可見,盡管事件帶來的流動性沖擊消減,但由于剛兌預期打破,中小銀行同業存單可能因此面臨信用風險重定價的過程。這一過程,可能將推升中小銀行的負債端成本,造成其資產端擴張速度放緩,最終對整個銀行體系信用擴張產生影響。歷史經驗也表明,同業存單發行利率上行與銀行體系資產增速下行之間確實存在對應關系,且傳導時滯在一個季度以內。例如2016年Q4同業存單利率大幅上行78BP,2017年Q1銀行業總資產增速緊跟著下跌2個百分點。

接下來,本文比較研究中小銀行資產負債表,探討上述“蝴蝶效應”的影響程度。 

1、中小銀行界定

在央行口徑下,中小銀行指本外幣資產總量小于3000億元的中資銀行(以2008 年末額為參考標準),包括恒豐銀行、浙商銀行、渤海銀行、小型城市商業銀行(不包括北京銀行、上海銀行、江蘇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和農信社等,本文也簡稱“中小行”。

與中小銀行概念相對的是大型銀行(本外幣資產總量大于2萬億的中資銀行,包括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交通銀行、郵政儲蓄銀行)與中型銀行(本外幣資產總量小于2萬億且大于3000億元的中資銀行,包括政策性銀行、招商銀行等9家股份制銀行、北京銀行、上海銀行、江蘇銀行),本文統稱為“大行”。 

按照這一界定,中小銀行資產占銀行體系1/4。截至2018年底,中國有4588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其中87%(3989家)是中小銀行,以農村金融機構居多。中小銀行雖然單個規模較小,但數量龐大,其資產合計達到62.2萬億,在銀行業總資產中占比23.3%。

 

資產擴張速度長期高于行業平均。2011-2018年,中小銀行資產規模以年均25.8%的速度增長,遠高于行業平均14.2%,資產規模從11.3萬億擴張到62.2萬億,占銀行業總資產的比重從11.8%上升到23.3%。不過2017年以來,在金融去杠桿之下,中小銀行擴張步伐已經“慢下來”。其資產增速從2016年底27.4%大幅下降到2018底9.4%,與此同時,全行業資產增速僅從15.7%下降到6.8%,中小銀行資產增速趨于向行業水平靠攏。

2、樣本選擇 

截至2019年7月1日,同業存單余額為9.9萬億,發行主體有349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其中,312家是中小銀行(余額4.9萬億),17家是大行(余額5.0萬億),另有個別外資銀行和民營銀行。我們以這312家中小銀行為初始樣本,進一步選取發行材料中有2018年度完整財務數據的188家為最終樣本,將其與17家大行進行比較研究。 

3、比較研究 

總結地說,與大行相比較,中小銀行資產負債端有以下特點: 

第一,負債端:中小銀行更少依賴存款(中小行69% VS 大行73%),更多依賴同業存單(中小行12% VS 大行4%)。

此外,中小銀行傳統同業負債(同業存放+拆入資金+賣出回購)占比并沒有高于大行(中小行12% VS 大行12%)。這可以理解為,過去三年傳統的同業負債壓縮力度大于同業存單,使得中小銀行對同業存單的依賴度反而上升;這也意味著,同業存單利率上行對中小銀行負債端成本的影響更顯著。

 

第二,資產端:中小銀行更少依賴貸款(中小行43% VS 大行52%),更多進行表內投資(中小行33% VS 大行22%)。

且中小銀行投資的風險偏好更高,表現為非標投資占比更高。舊會計準則下,投資包括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持有至到期投資、應收款項類投資3項;新準則下,包括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以攤余成本計量的金融資產、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其他綜合收益的金融資產3項。通過上述投資科目,銀行主要將表內資金投向債券資產、非標資產以及少數的權益資產。參考上市銀行年報,中小行非標投資占總資產比重更高(中小行13% VS 大行3%),即中小銀行投資對象近4成是非標資產。

非標利率通常較高,因此,尋求非標融資的最終借款人以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和房地產開發商為主。根據我們的估算,非標在基建投資和房地產開發投資資金來源中占比分別約30%和20%,即中小銀行通過投資非標資產,滿足基建和地產的融資需求,對經濟增長形成支持。反過來,如果中小銀行負債壓力上升,可能將盡量減少新增非標的投資、對于到期非標(2019年中小銀行有約20%非標到期)也將不再續作、自然消減,給上述兩個領域帶來一定融資壓力。

第三,貸款結構:中小銀行近60%的貸款投放于制造業、批發零售業和商貿服務業等“頭部”領域,在居民服務、農林牧漁、教育、住宿餐飲等“尾部”領域的市場占有率也較高。中小銀行提供了超過1/2的小微貸款,對民營經濟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首先,中小銀行具有較強的區域性特點。受法規限制,或者資本和資產限制,大多數中小銀行只能在特定區域從事銀行業務,分支機構(甚至沒有分支機構)也基本限于總部所在地區,所以中小銀行更多地是為當地居民和中小企業提供服務。參考樣本銀行數據,浙江、廣東、江蘇三地享受全國1/3的中小銀行資產,可見,當地金融發展與民營經濟能夠實現較好的良性循環。 

其次,中小銀行通過差異化經營,謀求更大的市場份額。參考樣本銀行數據,無論中小行或大行,制造業、批發零售、租賃商貿服務3個傳統行業以及房地產和基建行業,都屬于貸款的“頭部領域”,占據貸款投放總額的比重為90%。在這些領域,中小銀行貸款更多地配置于中小企業集聚的批發和零售業(中小行20% VS 大行7%),使其在該行業的市場占有率近40%。而對于不具備競爭優勢的交運和電力行業,中小銀行貸款則配置較少(中小行5% VS 大行25%)。與頭部領域相對的,是居民服務、農林牧漁、教育、住宿餐飲、衛生和社會服務等貸款合計占比僅10%的“尾部領域”。在這些領域,中小銀行通過彌補大行服務的不足,也占據較高的市場份額,收獲“長尾效應”。

最后,中小銀行是為小微企業提供貸款的主要服務方。 

中國目前有超7300萬戶的小微企業,占企業總數的70%以上,將個體工商戶納入統計后,占比達90%以上。小微企業涵蓋了城鄉各種所有制形式,但在國有集體與外資企業中占比相對較低,在私營企業中占比最高(80%),也被稱為私營經濟的一面“鏡子”。根據工商總局發布的《全國小型微型企業發展情況報告》,小微企業數量龐大,“創造了中國大約60%的GDP、貢獻了50%的稅收、解決了70%的城鎮居民就業和80%的農民工就業、完成了65%的發明專利和80%的新產品開發”。但,與其對經濟增長貢獻不匹配的是,小微企業長期以來面臨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站在銀行的角度,大行在小微貸款投放時有諸多顧忌。中國小微企業平均“死亡期”為3年(日本、歐洲為12年,美國為8年),平均在成立4年零4個月以后才能第一次獲得銀行貸款。除了規模小、經營風險高以外,小微企業普遍存在財務管理不規范、信息透明度低、有效抵押物不足等問題,其不良貸款率達2.7%,比大型企業高1.7個百分點,單戶授信500萬以下不良率更高。另外,小微貸款從業務性質上更像零售業務,類似于個人消費貸,金額小、期限短、存款派生能力弱,一筆500萬的小微貸款,平均留存率可能只有10%。所以一般來說,基于風險收益比,大行的貸款投放順序為:央企、國企與地方融資平臺→上市公司與大型民企→小微企業。 

與大行相比,中小銀行在服務小微企業方面具有相對優勢。這既是因為中小金融機構資金與資源較少,難以為大企業融資,也是因為中小金融機構一般是地方性金融機構,專門為地方中小企業服務,通過長期的合作能夠對小微企業經營狀況更加了解,從而把握放貸的風險管理。所以一般來說,小微企業尋求貸款的順序為:中小銀行→國有行(國有行主要客戶仍為大客戶)→股份行(貸款利率較高)。 

貸款數據也基本驗證上述“規模匹配”原則。不同規模企業的銀行貸款“三分天下”,小微貸款余額占比32%,約20萬億(2016年)。對于這20萬億貸款,國有行提供其中的28%,股份行提供18%,城商行和農商行分別提供25%和28%,二者合計超過1/2。換個角度說,在國有行各項貸款中,小微貸款僅占約15%;而在城商行和農商行各項貸款中,小微貸款占比接近一半,后者是服務小微企業的主要金融機構。

如果中小銀行負債端成本上升,“較高的負債成本+較低的小微貸款利率”將使得中小銀行投放小微貸款的意愿下降。2018年在信用收縮環境下,小微貸款增速全年下降6個百分點,企業融資問題愈加嚴峻。對此,相關紓解政策不斷加碼,直到2019年1季度,小微貸款增速才結束了持續15個月的下跌,小幅回升0.6個百分點至9.6%。之后,關于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的政策引導也并未松懈,總理在3月1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閉幕后的采訪中提到,“讓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在去年的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在7月2日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中小企業“今年融資成本要有明顯降低”。因此,在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的政策延續下,中小銀行難以將新增的負債成本向小微貸款利率轉移,發放小微貸款的意愿將下降;進一步,考慮到小微貸款余額占中小銀行各項貸款余額約1/2、占中小銀行總資產約1/5,中小銀行資產擴張速度或將放緩。

中小銀行資產增速放緩,對整個銀行體系信用擴張影響幾何?以2018年為例,中小銀行總資產在銀行業總資產中占比1/4,但其擴張速度(9。4%)高于行業平均(6。8%),根據我們測算,2018年銀行業總資產增速6。8個百分點,其中2。1百分點,即1/3由中小銀行貢獻。

假設2019年中小銀行的小微貸款增速:(1)樂觀情況下,維持2018年增速,為16%;(2)中性情況下,延續2017、2018年的趨勢,增速繼續下降4個百分點至12%;(3)悲觀情況下,向行業平均增速靠攏,下降7個百分點至9%。 

在三種情況下,2019年全年銀行業總資產增速可能分別為9.2%、8.9%、8.7%,仍然高于去年(6.8%)但不明顯高于今年5月(9.0%)。因此,銀行體系信用擴張過程或將放緩,且與中小銀行負債端成本上升之間大概率存在一個季度的時滯。

銀行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華為20億雞血打給了誰?

1 小時前

萬億市場洞察:中國網民“夜經濟”白皮書

4 小時前

豐樂種業:合肥建投提前終止減持計劃 并承諾2年內不再減持公司股票

7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