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專欄 : IPO那點事

OYO酒店:一個即將失控的“擴張狂魔”?

IPO那點事4 個月前20.52k
這一路狂奔的背后,也暴露了它諸多弱點。

有消息傳出OYO擬三年內上市,目標估值180億美元。


作者 | 筠筠

來源 | IPO那點事

數據支持 | 勾股大數據


近日,據報道,OYO中國一直在尋求融資,所有中國大公司的戰投部門都和OYO中國聊過但都處于觀望的狀態。其中,因融不到資的問題,OYO創始人Ritesh Agarwal有意向將印度總公司的股份抵押給軟銀,向孫正義借款8億美金。

可以看到的是,這個在酒店行業創造奇跡的網紅酒店——似乎是因為激進擴張,缺錢了?

2017年,OYO進入中國市場,在深圳開業了第一家門店。隨后,其僅僅用了九個月的時間,就通過特許經營、委托管理以及租賃經營模式在中國上線了總計超過一千家加盟酒店,客房數量達到五萬間。而截止到2019年,OYO在中國進駐的城市已經達到了320座,酒店運營數量超過了10000家,客房數量逾500000間。

這種擴張速度在酒店行業可謂是屈指可數的,但OYO這一路狂奔的背后,似乎也暴露了它諸多弱點——燒錢無度、數據造假以及大面積解約等問題。如今又走到融不到資而借債的地步,這一切的一切似乎在昭示著什么:

一個即將失控的“擴張狂魔”?!



OYO酒店成立于2013年,起源于印度企業家李泰熙(Ritesh Agarwal)的一個創意腦洞。

18歲左右時,OYO的創始人李泰熙就走訪了全國100家酒店,并以“研究酒店”的名義努力說服那些老板讓他免費入住。之后,Airbnb(愛彼迎)等民宿短租平臺的成功,又激發了李泰熙的想象力。2013年,他推出了名為Oravel Stays Pvt的酒店聚合器,至今仍是OYO的官方名稱。

而通過說服數千家通常經營不善的無品牌印度酒店以特許加盟的方式聯合起來,李泰熙在印度創建了全新的住宿帝國——成為印度最大的連鎖酒店。2017年,李泰熙將眼光瞄準中國市場,開始了他在中國擴張的第一步。

據相關資料顯示,OYO在中國主要給業主提供三方面的幫助和支持:

第一,OYO出錢去幫酒店做一些門頭、室內裝修的品牌化,標識化的改造。第二,提供一個免費的到店運營經理(顧問),一個人服務三到五家門店,幫助業主梳理酒店內部的運營管理問題。第三,提供一整套的營銷改善體系,幫助酒店拓展OTA和線下渠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過程中,OYO對業主不收費,也不需要業主投入資金,只是在產生訂單之后收取一些傭金。這種合作模式對于那些小品牌的酒店來說,簡直是一個無比誘人的合作模式。

因而如我們所見,OYO很快地在中國又復制了一個連鎖酒店的“神話”。

在OYO官網上,目前其在中國進駐的城市已經達到了320座,酒店運營數量超過了10000家,客房數量逾500000間。在5月30日的戰略升級發布會上,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維又公布了2019年的目標:全國1500+城,20000+酒店,最終成為全球最大的連鎖酒店集團。

(圖片來源:OYO官網)

而按照OYO酒店當天敲下的2019年目標來看,這意味著它要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每天大約會有6.4座城市誕生OYO酒店,而酒店數量則會以每天54家的速度增加。

有意思的是,這種擴張速度在中國的酒店行業簡直可以用“無敵”一詞來形容——因為即使是擁有房間數最多的華住,在2019年第一季度每天也才開業2.5家酒店,這也是就說,OYO的開店速度是華住的20倍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OYO酒店在擴張的路上狂奔的同時,它的融資速度同樣令人咂舌不已。截止目前,OYO已經獲得了逾10次的融資,融資金額累計超過15億美元,而背后的投資方也不乏有軟銀、紅杉資本、光速創投等知名機構。

此外,在本月的早些時候,印度時報曾透露OYO 正在就新一輪10億美元的融資與投資方(包括新的投資方和軟銀等現有投資人)進行談判,如果融資完成,OYO的公司估值可能將達到100億美元。

而就OYO以上種種融資進度來看,其融資速度令人吃驚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不過,就在OYO酒店新一輪的融資金額還未敲定之時,其就被爆出了試圖以股權質押的方式,向軟銀借款8億美金用于中國市場擴張之事。

綜上看出,OYO酒店雖然通過擴張速度讓其它酒店望塵莫及,但同時也因為激進擴張陷入了一個“融資-擴張-融資-擴張”的發展怪圈。



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通過OYO酒店近期以來爆出來的裁員、數據造假以及業主大面積解約等負面消息來看——這個擴張狂魔似乎有點跟不上它的發展速度,失控了?

此前,便有人向知名媒體爆料稱“如果找不到資方輸血,OYO的資金鏈或許只能撐2到3個月了”。因此,大概也可以知道,在OYO和軟銀新一輪融資談判還未塵埃落定時,其創始人就火急火燎地以股權質押的方式,向軟銀借款8億美金。這其中,便隱隱揭露出了OYO當前缺錢的狀態。

不過,缺錢似乎僅僅只是OYO眼前的問題,從長遠的角度來看,該集團外部和內部的“廝殺”也遠比我們想象中的激烈。

其一,被美團、攜程等OTA們封殺。

根據前文的介紹可知,OYO所做的增量顧客有三個渠道,一是OTA(在線旅游),二是線下旅游,三是OYO自有渠道。雖然該酒店經營模式與傳統酒店不同,但不得不說,就是因為它的“不同之處”才觸及到了如美團、攜程等OTA們的利益。

相關報道披露,OYO的瘋狂擴張速度最先警覺的不是如家、7天、漢庭等傳統連鎖酒店們,而是美團、攜程等OTA們。在OYO線上推廣加盟酒店的過程中,這些加盟酒店先后遭到了美團與攜程的封殺。

去年10月,攜程、美團等OTA平臺就對OYO進行了“封殺”,彼時在美團、攜程官網上均找不到國內任何一家OYO酒店的信息。而需要指出的是,失去了美團、攜程這兩道旅行酒店渠道的大途徑,意味著OYO失去了市場不少資源。

隨后,無可奈何的OYO,不得不向攜程交了的天價通道費才被放行。目前來看,攜程官網上已可以搜索到該酒店相關消息,但美團上依然不見其蹤影。此外,OYO酒店在中國的分發路徑目前主要集中在自有app、微信小程序,以及去哪兒、飛豬等渠道。

其二,動蕩不安的內部管理。

近期以來,OYO大規模裁員消息傳得是此起彼伏。據相關媒體報道,本次OYO的裁員主要來自龐大的一線團隊,而這部分員工裁員比例可能接近五成。對于此消息,該公司并沒有直接予以直接否認,只是表示酒店的企業管理文化是業績導向、數據驅動,績優者上,有力者為。

需要注意的是,在這其中,便影射出OYO由于激進擴張而帶來的問題。眾所周知,擴張速度一直以來都是OYO最看重的,而擴張速度最直觀的體現就是簽約新房的數據。至此,相關人士透露,由于管理者定下過高的開店指標,導致一線人員不但簽約酒店的標準不斷下降,甚至在數據上開始了作假。在此前瘋狂擴張的時期里,OYO為了漂亮的數據,員工為了完成績效,對于這些亂象一度采取默許的態度。

因此,對于這次大規模的裁員,脈脈上有OYO員工吐槽道:管理者定下KPI根本無法完成,不造假因為績效不達標被開,造假被廉正合規部開,反正左右都是被開。

此外,OYO的動蕩遠不止一線的員工,連高層也不穩定。不久前,作為OYO在中國的 8 位 CXO 之一付小明已經離職。而在此之前,OYO公司的首席業務發展官柳方只入職了兩周即離開了這家公司;負責用戶增長的副總裁林冉以及負責華東區域高級副總裁李斌也都在半年內離職。

其三,業主的大面積解約。

OYO的商業模式分兩種,即自營和特許經營。其中特許經營就是連鎖加盟,根據合作酒店的入住率來收取傭金。超低的加盟門檻吸引了國內很多三四線城市無品牌無市場知名度的單體小酒店紛紛加盟。

不過,目前來看,因為運營和品控的問題,有大量的加盟酒店與OYO解約。

據相關單體酒店業主透露,在OYO對酒店投資的2萬元改造費中,一半用于更換招牌,另一半則用于購置帶有OYO標志的一次性用品及床單毛巾,但對于酒店內部的軟裝硬裝,基本無改動。其中,還有一位自稱OYO加盟業主的網友在知乎上抱怨稱:

“幾乎沒有為我們做什么事,我們還換了他們的標志,好像在為他們免費打廣告。

(圖片來源:OYO官網

而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當下這種種問題之外,OYO酒店也正在面臨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競爭。據悉,如今阿里、滴滴、京東等巨頭也都已經涉足酒店行業,而隨著這些巨頭的加入,戰線將越拉越長,留給OYO酒店發展的空間也將逐漸縮減。

至此,還有行業人士表示,OYO在中國遭遇到數據造假、裁員、高管離職等一系列的困境,或許是軟銀對于OYO新一輪融資并不爽快的直接原因。



日前,有消息傳出OYO擬三年內上市,目標估值180億美元。但筆者想提醒的是,就是這樣一個即將要借債擴張的融資狂魔,你敢信任嗎?


免責聲明:內容僅供參考,請讀者謹慎依此進行投資決策。

互聯網巨頭新動態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愛奇藝( IQ ):行業監管趨穩下頭部內容將進入下一輪投資周期,中期公司會員業務或將量價齊升,維持“買入”評級

5 小時前

還債回國,做成FF!今天,賈躍亭2100字告白債權人

20 小時前

中銀國際-通威股份(600438)三季報業績略有增長,四季度有望量利齊升-20191025

20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