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如何降低中小微融資實際利率?根本上是融資生態問題

沈建光 2019-07-11 21:09 10657

作者:沈建光

來源:沈建光博士宏觀研究

剛性兌付被打破之后,如何解決中小金融機構目前出現的風險性問題?中小微企業目前融資難,融資貴的情況,改善的到底怎么樣?在“利率并軌”的預期下,利率市場化改革究竟對降低融資成本和改革金融市場定價起到什么作用?貨幣政策如何實行更加精準的發力?如果美聯儲7月底決定開啟降息窗口,中國是否會跟進?G20之后釋放的各項政策利好信號,可以維持多久?

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需打破生態

問:

國務院常務會議時隔兩個月重新提到了降低小微企業的融資貴的問題,而且說到了要降低融資的實際利率。您覺得這個相對于之前的一些政策上的變化來說的話,這是不是更細化一些?或者說是更有針對性的變化?

沈建光:

對,已經非常細致到就是說你的利率要下降。現在銀行也反映,他說我其實把利率已經降得很低了,甚至大行現在對小微企業貸款只有5%都不到,利率就很低了。但同時企業他跟銀行打交道的時候,他對很多貸款程序很多他不習慣,他就請外面的有一些中介公司幫你包裝貸款,他就要收,有時候收到三個百分點。你想一下子銀行把利率大幅降低,外面的服務公司又把利率又升回去,所以這個方面其實還是蠻復雜的,就是一個生態。我了解下來很多大銀行其實對小企業的貸款利率已經到5%都不到了,4.8%其實是非常低的接近它的資金成本,那么這種情況下其實要降的空間也很少。但是我在想還有一個問題是你把利率降下來,融資貴的問題一解決,但實際上中小微企業它的風險本來就比大企業高,它的違約成本,違約風險可能性本來就是比較高的。所以融資難有時候跟融資貴在有些情況下是沖突的。你越是低,這個風險其實對銀行是上升的。所以他不愿意就增加它的量。還有個問題就是說,本來這些都是中小銀行承擔的職責,那么現在大銀行去做,又跟小銀行去競爭,又增加它的風險。所以就是這些方面的問題,就是說我們的銀行體系整個框架結構還沒有比較好的解決這個問題,在發達國家基本上很少看到大銀行去借錢給中小微企業,但我們的大銀行它也承擔了國家的職責,他非常踴躍去借錢,因為他有指標,新增貸款30%要給中小微企業的,所以也看到量是上來了。但實際上對他的經營規模是造成困難,但現在我看有個好的跡象。好的跡象就是中國在金融科技的發展方面是走到很前面了,在全世界,用大數據,然后進行人工智能分析,它就這樣的話,非常好的可以來計算小微企業的風險。

流動性投放的同時需解決信用風險問題

問:

從今年上半年開始,尤其是從二季度開始,央行已經對很多地方的這些中小銀行,包括一些金融機構很多扶持的政策了。所以這跟您剛才說的這個可能有的時候讓五大行等等的大銀行去對接他們不如應該讓這種小銀行跟他們會有一個更好的匹配,這方面是已經開始在進行不斷的一個嘗試和準備工作了?

沈建光:

對的,中央其實現在已經不斷地給中小銀行,您剛才提到的幾大措施,一個就是把它的準備金率,定向的把它降下來,而且是偏向它。你只要貸款給中小企業的比重超過一定比例,你的準備金率就可以下降。準備金率下降對銀行是個很大的利好,那么這個事情已經做了,而且又經常就是發放定向的中期貸款便利給這些大部分還是中小銀行。但是問題是中小銀行出了問題,大家就集中在關注中小銀行的信用風險,這個是一個新現象。中央銀行可以解決流動性問題,但中央銀行是沒有辦法解決信用風險的,這是兩個方面的問題。

中小銀行應專注本業

逐漸以市場化手段釋放風險

問:

我們怎么來解決他們(中小銀行)這些風險的問題?

沈建光:

對的對的,其實最核心我覺得還是就所謂的金融供給側改革 你還是要把銀行的生態,就是說你的基本上像農商行、城商行他就服務當地的小微企業,他其實像是城商行,但實際上它是全國到處去收購資產,那就把不是說專注的去做一個銀行服務了,有些中小銀行的它的壞賬率是上升的,它的壞賬率在上升,那么這也是為什么大銀行就覺得小銀行有風險,確實它壞賬率是產生的。怎么扶持中小銀行,讓他專注本業,做本業,那么還有比如說國際上的經驗也是像美國幾千家銀行,但大部分都是地方的信用合作社,他來做小微企業的貸款,它是自負盈虧的,他就這樣一種生態。但是我們不習慣這種,一下子就覺得剛性兌付打破了,但其實如果大家習慣以后可能就是更加增多的風險識別,也不用擔心小銀行倒閉,小銀行新的會不斷的生出來,所以這個方面也是需要我們重新改變思路,還是要靠市場化的手段,也不能太著急。

中小微企業融資情況有所改善

問:

我們看今年上半年確實有很多的對于中小企業的解決他們融資難融資貴的一些貨幣政策的組合拳,包括我們剛才說的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實際利率的問題,還有比如說我們這幾家銀行的“幾家抬”,然后包括還有我們年初已經開始的預計的分季度的一個定向降準,這么多政策組合拳加在一起,您覺得現在給中小企業解決這個問題,解決的怎么樣?

沈建光:

總的現在大家來我們貨幣政策報告,包括工信部也做了一個很詳細的調研,總的融資環境跟去年比是有改善的。接下來要看的就是說它的小微企業的真正的它的經營情況能不能改善,我覺得這個是比一味的就是說一定要給他貸款,降低利率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來看,就出現了一些新的狀況,新的狀況就是貿易談判又重新開始,出口的不確定性是在增加的,但另一方面我們看到也是包銀事件,就是流動性分層的問題也在出現,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雖然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要馬上看到效果還是不容易的。

利率市場化改革將提速

問:

您對于未來整個一個利率并軌的改革有什么預期嗎?

沈建光:

我覺得會布置很快。利率本來是說我們要完成最后一躍,就是讓中央銀行就控制短期的七天的,比如說回購市場利率,關注短期利率,然后它有一個叫利率走廊,讓它在利率走廊當中,由這個利率來引導存款和貸款利率。那么存款貸款率最后要完成市場化。那么最后其實這一步現在還沒跨出去,但我覺得現在就是因為劉鶴副總理已經把整個金融供給側改革提到議事日程上來了,所以這個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從整個銀行的改革,貨幣政策的框架的改革到整個金融體系到整個銀行,其實也面臨很多需要改革的地方。

債市發展不平衡 

垃圾債市場有待發展

問:

除了信貸支持方面的,還有國務院提出了像債券方面的票據方面一些支持他們融資的方式,這些方面,您覺得現在他們的機會大嗎?

沈建光:

這其實也是一個金融結構性改革的問題,就是說我們過去的債券市場,股票市場,你發現特別債券市場,它重國債,重地方債,輕企業債。然后企業在里邊又是重大企業,輕中小企業,其實我們垃圾債市場的發育發展還不是很快,所以這也就是金融供給側改革,它就牽涉到的是方方面面的,不光是銀行的問題,它還有債券市場問題,它也有股票市場,股票市場為什么我覺得中央現在非常重視科創板、創業板這些,其實就是這個原因。

貨幣政策依舊有釋放空間

問:

在您之前的一個文章當中,你也提到了,現在在經濟有一個下行的壓力的同時,可能我們這個政策就已經開始可以打開一個寬松窗口了,而且您也說接下來會推出一些貨幣政策,具體給我們介紹下會有什么樣的貨幣政策的推出?

沈建光:

我覺得現在中央還是對穩增長非常重視的,所以在目前要解決中小微企業,其實它核心的一點還是要讓經濟企穩,讓就業市場保持穩定很關鍵。貨幣政策當中,中國其實整個貸款利率還是比較高的,你看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跌破2%了,德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是負的,我們是還在3%以上,所以我們整體的利率水平在全世界比我們也算高的。那么其實你說降準空間其實還是有的,我們的準備金率還是在10%以上的,那么我們的利率水平也是有下降空間。就是說我們現在的問題并不像發達國家,你經濟不好,反正你就降息就可以。我們現在是一方面要防止房地產過熱,價格已經是全世界基本上在頂級水平了,但另一方面很多中小企業,制造業企業,他很難得到貸款。所以在中國的情況其實還是有空間,但是我覺得對決策者來說,它的制約因素還是不少的。

問:

所以我們說能不能說現在新一輪的寬松周期已經打開?

沈建光:

我覺得應該可以這么說,因為現在面臨的經濟其實是下行壓力大,所以包括央行行長易綱反復講的就叫逆周期調控。我們經濟好的時候逆周期調控就收緊,經濟下行的時候逆周期調控就意味著放松。所以從最近你看銀行間市場利率已經這么低了,就已經說明央行是很想放松的。但放松的效果不理想,因為這個也不是貨幣政策能解決的這個結構性問題,牽涉到整個信用體系的。

美聯儲7月降息可能性不大 

但整體寬松趨勢明顯

問:

我們都知道7月31號美聯儲就要召開一個會議來討論是否啟動降息,您覺得怎么來預測美聯儲會不會降息?那如果他要是降息的話,中國會不會跟進去調整相應的一些政策?

沈建光:

我覺得肯定會調整,因為全世界央行都在調整,因為畢竟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儲備貨幣,那么現在看起來就是市場普遍預計今年今后還有兩次降息,那么第一次是不是7月份還是9月份,這是有爭議的,我是傾向于可能7月份未必會開啟第一次降息,因為美國現在經濟數據都還不錯,但是整個趨勢是往下走的。因為確實我自己的研究也發現,美國經濟最好的周期已經過去了,他現在最近表面上看就業情況非常好,但是它的投資,它的投資最重要的一個指標叫耐用消費品訂單,它已經是負增長了。還有它的收益率曲線已經是也是負的,最新的非農就業增長也是大幅的低于預期。所以這些都是反映出美國經濟已經過了最強盛的時候,我們的壓力其實也不小,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繼續放松,其實我覺得是應該沒有什么懸念。

G20之后進一步釋放利好信號 

中國加速對外開放

問:

今年的G20召開之后,我們看到現在這兩個交易日,人民幣已經是如我們預期這樣反彈,所以您覺得這個利好還會持續多長的時間?

沈建光:

我覺得首先最大的利好就是整個大家最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這是很大的一個利好,所以我們看人民幣基本上現在海外已經接近升值到6。8左右了。那么另外一方面,股市這些都是有些正面的影響,那么這個其實我覺得最大的影響是對信心的提升。第二點,對出口的沖擊沒有想象這么大了,這是一個利好。第三點信心恢復會對整個企業界和消費都會產生積極的影響。我覺得這次G20最讓我感到正面的意外,剛開始G20開完一天,發改委就宣布了很多進一步開放的舉措。很多領域過去是不讓外資進入的領域,現在都放開了,這樣一個開放的政策,我覺得還是一個非常大的利好。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注册-华彩彩票网址 纵达彩票-纵达彩票注册-纵达彩票网址 大发红黑大战-首页 5分3D-首页 大发幸运飞艇-首页 大发快3-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