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經濟生態無可回避的現狀與唯一出路

幣圈邦德 2019-08-13 14:27 3294

作者:索利

來源:幣圈邦德

編者按:

從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市場在經歷完整的一輪牛熊周期轉換后,終于開始趨于理智。冷靜后的人們開始思考區塊鏈真正能帶來的作用、那些火爆的概念究竟能給這個行業帶來什么價值?人們漸漸發現不同共識算法背后的理念千差萬別,Dapp或許是個偽概念,而Libra或許能打破不平等的牢籠。加密生態的未來會是什么樣子?也許我們不能預見未來,但能否從這個快速變化的生態中見微知著,窺見未來的一角?

——情報員

 01.   POW與POS的不同特征帶來的不同使命

Pow,目前最流行的是哈希算法,簡單來說就是不斷搖骰子,直到出現一定特征的數據排列為止,對電力是一種消耗,但是與此同時,任何可以做哈希計算的芯片都能加入這個隨機開獎池,所以說,POW的準入門檻為0。所以比特幣出塊的節奏是建立在客觀數學原理的保障之上的。

與此同時,POS及PBFT,DPOS等共識機制最大的特征就是準入門檻不是0,恰恰相反,其門檻非常高。相對POW而言,引入若干個超級節點來投票達成共識表面上看起來是去1個中心化,引入多個不同利益方來相互制約的模型,但是問題在于,類似于代議制民主,私下里串通作案的道德風險是非常高的,而且如果老的節點達成一致,拒絕出讓其所占的投票權(代幣),那么這個系統是拒絕任何競爭者加入的,因此說,其根本性特征是人類代議制民主的網絡版本。

因此我們很容易發現,要想實現對一條區塊鏈完全的控制,通過POS共識很容易實現,要想徹底讓一條區塊鏈盡可能免受任何人類本身的干預,POW則可以最大限度滿足需要,只要地球上的沙子沒有被壟斷,總能夠有人制造芯片,加入算力的競爭之中。所以我的結論是,POW服務于公共利益,天然具備低TPS的特征;POS服務于聯盟利益,可以按需定制其特征。

 02.   POW的底層價值來自于電力耗費,POS的底層價值來自于傳統資產

POW通過消耗電力換取了隨機骰子的客觀與公正,因此,如果要制造一款服務于價值可變化類型憑證的區塊鏈,或者說,其賬本記錄的主體價值經常處于變化之中,如股權,商品,其他投機性品種。那么去中心化,客觀,公正則是本質上的要求,遠大于對效率的追求。

POS由于其能源消耗少,TPS高的特點,最適合服務于信用傳遞類型憑證的區塊鏈,或者說,其賬本記錄的主體價值是通過某種信用保證而實現的,如支付型貨幣。高流動性,準確與效率,可選擇的隱私保障等可定制化的特征是其本質的需求。另外POS比當前電子支付系統而言,在基于錢包制的電子現金存儲,24小時可用的結算網絡方面具備不可替代的優勢。

因此我們容易得出結論,POW適合構建全球數據存儲的底層或者是具有高度可變性資產等權益的登記表。POS則更適合去做支付或者底層資產本身來自于傳統世界信用傳遞的場景。

 03.   DAPP是偽命題,鏈下計算,鏈上存儲是主流,去的是科技寡頭利用用戶隱私攫取超額利潤的中心化,剝離了用戶數據的APP服務才是充分競爭的。

APP是服務于人的,然而現在的APP把服務與用戶數據已經混為一談了,設想你有一個社交賬戶,里面有你精心編輯的文字,你的私人照片,你自己制作的音樂等等,你的朋友們真正需要看到的也是這些內容,而這些內容存儲在社交網絡公司的服務器上。假設這家公司倒閉了,你的過去自己生產的內容就很有可能被抹去,事實上,這里有一個隱含的協議,那就是社交網絡公司可以訪問,出售和利用你的隱私數據來生產商業價值,作為回報,你可以免費使用社交網絡公司提供的軟件服務和數據存儲服務。

看一下美股市值的巨頭們吧,他們的市場價值建立在科技時代的“殖民地”獲取上,而隨著AI技術的成熟,個人數據(在國內被稱為流量)作為個人網絡生存的基礎生產要素,并沒有掌握在個人自己的手中。做一個不恰當的類比,你的手機號是你所有熟人網絡構建的基礎要素,你的生意伙伴很可能也構建在這個基礎之上,然而有一天你發現你的運營商發現你的“市場價值”很高,并決定對你收取更高的服務費用,否則就回收該手機號,你將被迫選擇一個新的運營商和手機號碼開啟你的數字生存世界。實際上,微信等巨頭的高市場價值就是建立在這個假設之上,他們可以向你投喂廣告,甚至也可以偽裝成你來與你的朋友通訊,他們掌握了你在網絡上的一切,他們是新的數字殖民地的政府,收取著高昂的稅收。

如果個人數據可以交給區塊鏈保管,那么APP就應該回歸純粹的服務商角色,個人從出生開始就可以建立數字檔案,你可以選擇不同的服務商,而你所有的數字生存經歷,UGC內容(用戶生產內容)都不會被抹去,不同的APP服務商只是提供了網絡服務與你的數據展示服務,如果你對他們不滿意,可以封閉對他們的數據接口,或者轉接另一家服務商,你的網絡數據并不會因此被損壞。你所做的很可能只是拿出自己的私鑰來做一下簽名驗證就可以了。

 04.   在缺乏監管的市場,創業項目會失敗,交易所會遭遇到黑客襲擊,這些都成為了項目方洗白“退出項目”的備選方案。

項目方參差不齊,有的是做單機幣,純粹為了騙錢而生,而騙錢的流派有分很多種,完全取決于項目方的渠道能力與目標客群。有的騙局是來自于傳統高息攬儲的老套路,有的則是傳銷老板們覺得傳銷一個產品利潤來得沒有傳銷一個空氣幣靠譜,有的或是通過拉人頭,組局來欺騙受害者(例如前段時間的新聞:一個五百人的大群里就受害者一個人是真實存在的,其他都是托),還有的則是通過徹頭徹尾的虛假宣傳來募集資金,白皮書寫的云里霧里,或者是放置著名投資機構、著名個人在自己的宣傳材料中,由于缺乏核實的手段,普通投資者一旦信以為真則血本無歸。

項目方比韭菜更缺錢。由于這兩年全球經濟形勢實際上越來越差,增長乏力,越來越多缺錢的團隊把目光投向了代幣融資領域,可以說從一開始的目的不過是新的一輪借新還舊的游戲。那么對于這類項目來說,如何體面“退出”則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是這難不倒聰明的項目方。作為創業項目九死一生,項目方只需要留有足夠的收尾資金,隔一段時間宣告項目死亡就能“欠債不還”。在傳統一級市場,由于投資人和項目方都是小圈子的互相選擇游戲,往往創業者這一把創業不能成功,但是在連續創業的過程中,早期投資人對其的支持會不斷轉移到這個創業者新的項目之中的股權。但是在代幣面向大眾的融資過程中,大眾付出了更高的估值,項目方在“違約”方面可謂是比過去容易一百倍,并且過度融資,資金挪用,欺詐,融資款用于個人奢侈消費等往往無據可查。簡單宣告項目失敗或者遭遇黑客襲擊,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把資金偷走。更談不上下一次創業可以把上一個項目投資人的權益計算在內。

還有一類項目方也會失敗。一是本身往往過度篤信代幣的價值,例如融入了大量的ETH而沒有及時兌換成法幣或做其他融資款管理的動作,等到項目進行幾個月后,發現融資款不到幾個月前的50%,再過幾個月發現又縮水了一半。越往后,項目越做越發現沒錢了,項目方往往被迫跑路或者關閉項目。

最后一類項目方是擁有一流科技的背景,實打實想要做好一件事,但是缺乏社群方面的經驗,認為項目做得好幣價就會漲上去,大大低估了金融科技本身的復雜程度。某個項目就因為代幣被二級市場大戶所壟斷導致項目方和代幣持有方在發展路線(利益)上出現巨大分歧,項目方放棄項目開發。與此相反,另一類項目則是,項目方對二級市場不管不問,一心埋頭造“機器”,等到“機器”造出來后,卻發現使用者寥寥,商業合作進展也十分緩慢,因為開源的緣故,競爭對手抄襲“技術代碼”是沒有門檻的,核心價值本質上是并不是沉淀在“技術”上,網絡殖民地,人頭本身才是最核心的要素。因此,這類項目也實際上走向了失敗。

總結一下,經典的成功的加密經濟項目體現出來的是去中心化的方式來推動開發,并且解決的問題也是基礎設施問題。而現在雨后春筍般出現的項目,一則是中心化推動項目發展,二則是解決的問題類型不一樣(大部分是解決了無真實需求的,不存在的問題),三是利益紛爭過大,團隊素質與科技金融項目的要求不匹配,三種原因都會使項目走向失敗。缺乏監管的條件則又放大了道德風險,使得價值發現變得更為困難。因此,認為ICO泡沫已經破裂是不為過的。

 05.   Libra帶來的是超越國界的普惠金融服務,世界是分層的,Libra們是窮人的貨幣

Libra對于沒有銀行賬戶的人最有吸引力,在非洲高原上,只要你有互聯網,你就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現金賬戶,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元債券等一攬子資產為你的賬戶資產提供擔保,至少,你不用擔心本國不穩定的政府發行白條來騙去你的勞動果實了。

Libra證明了世界是分層的,有銀行賬戶的人就沒有那些真正意義上的窮人那么迫切,但是讓你在國際之間做一筆轉賬的話,你就發現自己國家的貨幣并不那么靈,首先是商業銀行,然后是你所在國家的外匯管理機構,然后在收款所在國也要一層一層對接下去,費用高昂。特別是在跨國發送一條文字信息,語音信息,視頻都非常快速的2019年,為什么發送一筆錢還要如此復雜與昂貴?考慮一下真正的富人,他們在多個國家都開設賬戶,有許多的生意,他們不需要真正意義上“國際轉帳”,而是在朋友之間借個通道,互相對敲一下就可以了,再退一步,大把的私人銀行在圍著有錢人服務,大額的資金轉移并不需要富人們付出如窮人那么高昂的轉賬費用,這本身就是另一種對窮人的剝削制度。

 06.   炒幣發財、印鈔發財,接下來要做區塊鏈上什么樣的服務商才能發財?

2017年之前,因為幣本身比較少,品種有限,所以增長主要體現在幣的市場價格的變化中,交易所自然也不算是主要的盈利點。人們總結出來的投資經驗也經常被簡單歸為“囤幣”。進入2017年后,區塊鏈創業項目大爆發,可以被視為“印鈔”變多,由此增加的換幣需求使得交易所服務商發了一大筆財。然而隨著ICO泡沫的破裂,交易所快速失去了用戶和流量,散戶損失慘重。2019年4月開始的反彈幾乎與山寨幣無緣也充分體現了市場對于山寨幣欺詐,跑路等惡性事件的悲觀預期。

接下來,什么樣的服務商能賺錢?毫無疑問,真正讓區塊鏈變得可用才能撐住整個行業,比如做穩定幣,做預言機(ChainLink),做隱私保護,做商業數據高速公路(BSV)等。迷戀于財富輪轉不斷重新分配是沒有出路的,這也意味著上一輪范式如果不及時更新,老玩家也一樣會被淘汰出局。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华彩彩票-华彩彩票注册-华彩彩票网址 快3胆拖投注-首页 大发快3-官网 5分快三-首页 卡司时时彩-官网 大发购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