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信贷、非标拖累社融增速回落

信貸、非標拖累社融增速回落

潘向東 2019-08-13 16:38 5699

作者:潘向東、劉娟秀、鄭嘉偉、邢曙光

來源: 新時代宏觀

正文

信貸投放總量回落,結構被動優化

短貸和企業票據融資拖累7月信貸投放總量回落。7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6萬億元,同比少增3975億元,增速同比下滑0.6個百分點下滑至12.6%。信貸回落主要貢獻來自短期貸款和企業票據融資。其中,企業部門短期貸款減少2195億元,居民部門短期貸款增加695億元,兩者分別同比少增1160億元和1073億元;企業票據融資增加1284億元,同比少增1104億元;三者合計拖累信貸少增3337億元。受流動性分層事件影響,央行運用公開市場逆回購、存款準備金率、中期借貸便利、常備借貸便利、再貸款再貼現等多種政策工具加大了對非銀行金融機構流動性投放,7月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加2328億元,同比多增746億元。隨著地產調控政策堅持“房住不炒”的底線,居民中長期貸款增加4417億元,同比少增159億元,顯示居民住房貸款增速繼續放緩;同時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等因素影響,企業中長期貸款意愿不強,7月非金融企業中長期貸款增加3678億元,同比少增1197億元,可見受避險情緒影響,企業中長期投資意愿不足,短期實體融資需要并不旺盛。

信貸結構優化緣自于短貸下降幅度過大,導致中長期貸款占比被動上升。6月中長期貸款總額達到8095億元,占全部貸款比重為76.4%,較上月被動回升24.5個百分點,整個信貸投放結構中中長期貸款并未出現顯著改善的跡象,主要是短貸下行幅度過大,由于票據融資監管趨嚴,6月以來企業通過票據融資規模已經開始下滑,未來將繼續保持下滑趨勢。短貸規模下降顯示了監管通過多方面措施促進信貸結構優化效果正在逐步顯現,但是中長期信貸投放沒有明顯增加,一方面意味著貿易摩擦導致避險情緒升溫,銀行風險偏好顯著下降;另一方面也顯示企業長期投資動力不強,優質企業融資需求不旺,信貸結構有待通過信用擴張,實現真正的、實質性的優化。

總體來看,信貸投放將會呈現前高后低趨勢,下半年信貸投放可能繼續放緩。上半年,在偏寬松貨幣環境下,信貸投放總量達到9.67萬億元,信貸投放增速始終保持在13%以上。進入下半年,信貸投放速度快速下滑,疊加貿易摩擦產生的避險情緒以及監管趨嚴導致短貸、票據融資快速下降,即使貨幣環境較寬松,下半年信貸投放節奏依然將會保持前高后低的季節性特征,信貸投放增速繼續放緩,預計月均投放量將低于上半年月均投放量。

信貸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拖累社融增速回落

信貸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拖累社融增速回落。7月社融新增1.01萬億元,比2018年同期少增2103億元,增速降至10.7%,較上月回落0.2個百分點。社融增速回落主要來自于人民幣信貸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少增所致。從結構上來看,一是非標中的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大幅下降顯示銀行同業業務快速收縮。包商銀行被監管之后,市場高度關注中小銀行局部性、結構性流動性風險,其中,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減少4563億元,同比多減1819億元,顯示中小銀行將減少對同業業務的過度依賴,不再走同業過度擴張和忽視風險管理的老路,做好自身流動性風險管理;二是人民幣信貸少增主要是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少增所致。其中,7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8086億元,同比少增4775億元,居民企業短貸和企業票據融資少增3337億元,是信貸回落的主要原因。銀行業短貸和票據融資回落,首先受金融監管影響,信貸結構日益短期化,銀保監會嚴查票據和短貸導致短貸、票據融資規模快速下降;其次貿易摩擦導致避險情緒升溫,銀行降低了相關企業尤其是外貿企業等部分高風險企業短期貸款規模;同時,短期貸款到期,“沖存”效應減弱。發放短期貸款派生存款是銀行季末、半年末沖存款規模的重要手段。6月末金融機構短期貸款凈增7075億元,增量低于年初和一季度末,隨著重要考核時點結束和短期貸款到期,商業銀行“沖存”效應隨之減弱。三是專項債發行加速對社融增速貢獻較高。地方政府在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政策推動下,專項債發行加速,其中7月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凈融資4385億元,同比多增2534億元,隨著進入8、9月份地方專項債發行高基數階段,未來專項債對社融的貢獻將會下降。四是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力,股票和債券融資對社融貢獻提升。其中,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593億元,同比多增418億元;企業債券凈融資2240億元,同比多增70億元。

下半年社融增速總體維持相對偏弱格局。7月社融在信貸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拖累下增速回落,但一般信貸會呈現前高后低的特征,隨著監管趨嚴,短貸 “沖存”效應減弱,中小銀行局部性、結構性流動性風險增加,銀行同業業務收縮等影響下,社融增速將保持在10-11%的增長區間,隨著9月底前全年新增專項債發行完畢,社融增速可能有所回落,總體維持偏弱格局。

信用有所收縮,M2增速回落

7月末,M2余額同比增長8.1%,增速比上月末和2018年同期低0.4個百分點。7月M2增速回落一方面來自于貿易摩擦導致避險情緒升溫,企業融資需求不旺,疊加監管趨嚴,短貸和票據融資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包商銀行監管之后,中小銀行局部性、結構性流動性風險受到市場關注,銀行同業業務有所下行,雖然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加速,但是難以抵消短貸和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對企業融資的影響,導致信用出現收縮跡象。

7月末M1余額同比增長3。1%,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2018年同期低1。3個和2個百分點,M2與M1剪刀差較上月走闊。M1增速回落主要是企業活期存款大幅下降所致,7月非金融企業存款減少13900億元,同比少增7712億元。一方面,7月新增短期融資規模同比減少3337億元;另一方面,地產融資收緊,居民中長期貸款轉化為企業活期存款難度增加,疊加貿易摩擦導致避險情緒上升,企業與居民投資意愿不強,也拖累M1增速。

貨幣政策保持定力

目前央行貨幣政策操作思路是保持定力,認真辦好自己的事,適時適度進行逆周期調節,這樣在面對信用收縮,M2增速回落背景下,不排除央行在9月末跟隨美聯儲降息的可能,以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同時堅持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既做好減法,也做好加法,有針對性地創新完善貨幣政策工具和完善機制,妥善化解中小銀行局部性、結構性流動性風險,實現銀行同業業務信用恢復正常,近期的同業存單回暖有助于恢復中小銀行正常的同業業務需求,維持流動性狀況整體平穩。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大发奔驰宝马-首页 大发快乐八-首页 幸运赛车-官网 巴黎五分彩-首页 三分PK拾-首页 幸运五分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