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演唱會的幕后大佬也要上市了!

IPO那點事 2019-08-13 17:31 12830

“到紅館開一場演唱會。”漸漸成為歌壇中閃閃發亮的夢想。


作者 | 貝蒂

來源 | IPO那點事

數據支持 | 勾股大數據


有一場演唱會總是神一般的存在。

那時的香港,還是在邵氏電影、TVB電視劇和無數磁帶里見過的香港。

1993年,黃家駒在日本去世,成為香港搖滾史上最大的悲劇。

1994年12月17日晚,竇唯、何勇、唐朝樂隊等站在了香港紅磡體育館的舞臺上演唱了三個半小時,這就是后來被神化的“紅磡演唱會”。那是內地音樂人第一次站上香港流行音樂的核心舞臺。

當時,香港媒體將竇唯、張楚、何勇稱為“魔巖三太子”,隨后,這個稱號被內地媒體改為魔巖三杰。這場演出后隔天港臺的報紙大幅報道,被無限地神化,并衍生出“簽下了生死狀,各留了遺囑”、“黃姓一人當場撕衣裸奔”、“四大天王相鄰而坐,化身小迷弟”、“搖滾靈魂,震爆香江”等子虛烏有的細節。

“到紅館開一場演唱會。”漸漸成為歌壇中閃閃發亮的夢想。如今,一提到香港紅磡,很多人會想起萬人紅館,搖著熒光棒為五月天、周杰倫瘋狂打call。。。。。。


演唱會風光背后的辛酸


愛音樂的人說:靈魂和肉體總要有一個在演唱會上。但一場演唱會真正從籌辦到收官的過程卻鮮少為人所知。

演唱會,顧名思義,是被視為主流的一名或多名藝人在觀眾面前進行的現場音樂表演。一般而言,演唱會指流行演唱會。演唱會及現場表演通常在小型現場演唱場所、劇場及公園乃至大型體育場館等各種場地舉行。

香港音樂產業早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已發展起來,并持續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音樂產業之一,在亞洲音樂也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1983年,香港(紅磡)體育館開放,可容納12,500個座位,迅速成為活動及現場表演的首選場地。在香港體育館表演已被界定為本地藝人歌手職業生涯中的重要里程碑。

演唱會這個行業看起來風光,但做起來并不容易。

就下圖來看,無論是技術制作及創意服務業務還是演唱會籌辦業務,流程所需的時長都不短。當中技術制作及創意服務最長需時約半年,短則一個星期;而演唱會籌辦的流程則更長,從項目開始到事后項目管理結束最長需時達15個月。

圖:演唱會運作流程

大部分需要提前一年取得相關藝人管理公司的授權函件,授權其處理有關預定所需演唱會場地的一切事宜。并就各項事宜與相關的藝人及藝人管理公司進行不斷討論,包括藝人檔期、演唱會場地、節目內容等后續涉及技術制作及創意解決方案服務的相關內容。

伴隨著香港演唱會市場的發展,有一家公司的演唱會業務發展的順風順水,并準備進軍資本市場。

港交所信息顯示,8月12日,特藝文化娛樂及制作(控股)有限公司遞交港股主板上市申請,顯示獨家保薦人為中州國際融資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特藝文化曾于今年初遞交過上市申請,目前顯示已失效。


從TVB走出來的演唱會制作大佬


今年3月30日,“My Beautiful Live楊千嬅世界巡回演唱會”舉行首場演出,出道24年的她終于迎來人生中首次世界巡演。現場楊千嬅坦言,蔡健輝和蔡日升父子正是要特別感謝的人。

蔡健輝,就是即將上市的特藝文化的創始人,其籌辦的第一場演唱會就是亞洲流行音樂天王周杰倫于香港紅磡體育館進行的“周杰倫2007世界巡回演唱會”。

雖然特藝文化當時在籌辦演唱會方面資歷尚淺,但是蔡健輝創辦的附屬公司“藝能工程”涉及演唱會周邊服務工作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85年。

蔡健輝以前在香港TVB工作,在電視臺下屬的華星制作公司做技術總監,那個時候梅艷芳和張國榮都是華星的藝人。

后來,剛離開TVB的蔡健輝已是圈內公認的演唱會制作大佬,獲得了眾多明星好友的支持,因此公司股東名單上就曾出現了譚詠麟、劉德華、曾志偉等明星。

現在內地很多公司都以明星持股為自己的賣點,融資、做估值的時候也更好講故事一些。不過,為了公司的長遠發展,以及隨著明星股東們的獨立發展需要,明星股東們最終選擇退股或被回購。

周杰倫2007世界巡回演唱會的成功,堅定了特藝文化將業務擴展到演唱會籌辦的信心。特藝文化當前主要有兩個業務分部,一是提供技術制作及創意解決方案服務,其二便是從事演唱會籌辦業務。

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年度,就產生的總收益而言,特藝文化是香港的活動及現場表演技術制作及創意解決方案的最大服務供應商,市場占有率約為33%,并且于2018年,就籌辦的演唱會節目數目而言,其是香港十大演唱會主辦機構之一。

截至2019年3月止三個年度各年,特藝文化的技術制作及創意解決方案服務分部分別完成180、213及191個演唱會項目。其中,籌辦的所有演唱會項目的入座率約為97%。


辦演唱會真的賺錢嗎?


總而言之,一場演唱會掙不掙錢,主要還是看歌星的號召力強不強、票好不好賣。門票的分成大部分都是歌星拿走,占30%,工程制作方拿20%,燈光音響拿20%,剩下的才是主辦方的收入。

所以門票如果賣不到八成以上,這場演唱會的投資方就一定虧。

截至目前,特藝文化共參與超過500個演唱會項目,當中涉及超過400名香港及非香港藝人及樂隊(例如BIGBANG、BLACKPINK、周杰倫、劉德華、劉若英、五月天及Supper Moment)。

截至2017年、2018年及2019年3月止年度,該公司的收益分別約為2.205億港元、2.628億港元及3.052億港元。年度溢利分別為26.214百萬港元、28.336百萬港元、18.676百萬港元。毛利分別約為41.6百萬港元、54.3百萬港元及64.1百萬港元。毛利率維持穩定,分別約為18.9%、20.7%及21.0%。

于往績記錄期間的收益整體增加主要是由于:按項目規模劃分,為大型及超大型演唱會提供技術制作及創意服務的平均收益增加;演唱會籌辦分部于每場演唱會節目的平均門票銷售所得款項增加。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9年3月底止,公司在收益同比增長16.1%至3.05億元的情況下,凈利潤卻同比大跌了34.1%至僅18.676百萬元。這其中除了期內產生一次性上市開支以外,還有一個原因是集團設立了新的附屬公司。

其中,提供技術制作及創意解決方案服務的收益分別約為1.455億港元、1.624億港元及1.683億港元,占同期總收益約66.0%、61.8%及55.1%。演唱會籌辦分部所得收益分別約為74.9億港元、1.004億港元及1.369億港元,占同期總收益約34.0%、38.2%及44.9%。

可見,在近三年來,演唱會籌備業務收入占比已經越來越大。


結       語


比起各大綜藝,演唱會成為了廣大追星族們跟偶像近距離接觸的重要舞臺,當紅藝人們的演出現場往往一售而空,有的比春運火車票還難搶,因此衍生壯大了“黃牛”行業。

眾所周知,在“限韓令”后,韓國明星來中國內地的次數明顯減少,這令更多韓國藝人團體選擇前往香港舉辦演唱會。由于韓流在娛樂文化圈的極大影響力,這一點對香港演唱會市場的刺激作用還是較為明顯。

然而,香港近期發生的若干反內地的抗議活動導致同期內地游客數量減少。據港媒報道,近期香港的一系列暴力事件已導致原定于本月下旬的兩場演唱會延期。12日晚,藝人張藝興工作室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取消8月17日的香港演唱會。

由此看來,投資主辦演唱會的入行門檻雖然低,但風險不容忽視。

據悉,以后特藝文化會有打通電影、音樂的想法,也會自己培養藝人。未來公司謀求更大范圍的發展,確實需要資金了。第二次闖關港交所,特藝文化能順利上市嗎?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三分28-首页 极速11选5-首页 大发11选5-首页 快3复式投注-首页 1分排列3-首页 大发快乐8-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