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可能步入挺經時刻

fate1 個月前4.01k
所有的經濟現象,最終皆是貨幣現象。

作者:梧桐 投覺 

來源:投覺

上周,歐洲央行改變利率政策指引,宣布重啟QE,將從2019111日起每月購買200億歐元債券,對到期債券的投資會持續2-3年,同時,將開始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來保持銀行良好的借貸環境,保證貨幣政策的順暢轉變,進一步支持貨幣政策的寬松立場。

這是一個對于康波周期衰退風險的確認,它是一種逆周期調節的方式。一方面,我們不可高估了貨幣寬松,周期可以調節,但卻無法越過;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可低估了貨幣寬松,因為,究竟而言,一切經濟現象皆是貨幣現象,整體而言,貨幣寬松利好風險資產。

所有的經濟現象,最終皆是貨幣現象。米塞斯、哈耶克,是一種約束,凱恩斯是一種激發。沒有好與壞,也沒有絕對的黑與白,歷史往往選擇在其間的灰度游走,我們也無須用“應然”的視界去觀察“實然”。歷史,它是一個巨大的共業,并非一人一事,政治、經濟、文化、文明等等相互交錯,我們可以一種無住生心的姿態去觀待當代歷史,以及未來歷史。

在去全球化的逆流中,全球化主要經濟體不斷開啟降息,這是一個全球宏觀信號,它意味著,全球主要經濟體或相繼進入降息周期,以及新一輪的寬松浪潮。全球債務是個宿命,這里的宿命,意指全球債務它不是一國的債務,它是全球主要經濟體和大國的無解,這令它變得無解。

我們可能需要站在更宏觀的角度窺見投資世界的全貌,若是沒有宏觀(宏大的世界觀),我們對于投資世界很難形成一個清晰而完整的視見,這最終將使得我們在投資世界流于捉襟見肘式的動蕩與不安。

在今年8月初的G2非凡論壇上,孫正義強調,做投資必須要宏觀看待問題。孫正義認為,過去,他在投資上的成功,歸功于他對宏觀趨勢的準確判斷,宏觀趨勢才是唯一,不需要把簡單的問題復雜化。這就是梧桐語境里的宏觀,宏大的世界觀,而不只是宏觀經濟學,宏觀經濟學太窄了。

投資,它必須是大尺度和宏觀意義上的衡量。如果你這樣觀待投資,你就能夠理解,為什么沃倫·巴菲特說,如果你不愿意擁有十年以上,那么你連十分鐘也不要考慮。沃倫·巴菲特的很多投資都沒有超過十年,但是,這是他看待世界和看待投資的方式。

若是你具有宏觀(宏大的世界觀),你就不會不耐。不耐,往往意味著你不了解整個的過程(無論是人生,還是投資)。你若看清整個的過程,便不會有不耐之感,你會將心力投注于每一個當下。

當下,A股可能進入挺經時刻,這是既守望時刻、黃金時刻、轉機時刻之后的挺經時刻,也即是一個安忍與精進的時刻。

它不是一個明晰的牛市周期,但它也不再是一個純然的熊市周期,它是一個熊市周期走向牛市周期的過渡期,并且,這個過渡期是一個慢鏡頭,它可能是一年,可能是半載。

當你徹底地了知它是一個挺經時刻,而不是一個離場時刻,它是一個左側,而不是一個右側,你就不會那么急進,又或者那么不耐。你只需精進于這個過渡期的每一個時刻,擇機擇取長期視野里可能跑贏Beta的優質籌碼,然后,你只需于寂靜中守望即可。你會發現,每一個交易日的漲漲跌跌,只是忽來忽去的暫時現象而已,你想要的是那最后的勝利,而非短波里的得失。

為什么說它是一個挺經時刻,這不是一個可以簡單解構的命題,或者說,它包含了眾多維度的思考,不一而足。

譬如,康波周期的回落階段是這個星球的集體康波,我們可以看到各主要經濟體所面對的壓力,以及運用各種逆周期調節展開對于衰退風險的反抗;

譬如,這片土地本身所具有的反脆弱性,華為是反脆性的第一個分形,沒有降息寬松刺激是第二個分形,人民幣貶值是第三個分形,接下來,我們會看到更多的分形,包括A股證券市場;

譬如,債券違約常態化,使得債券信仰的墜落,打破剛兌,權益的凈資產收益率(ROE)超過垃圾債的票面利率,各大類資產中,權益的吸引力上升;

譬如,金融市場制度變革,金融的開放,科創板(Star Market)的成、住、壞、空,外資對于中國債券資產和股票資產的追逐;

譬如,逆周期調節的問題,經濟回落周期促使流動性寬松和利率下行,以及最終無風險利率的下行,而利率(流動性)是A股牛熊周期的根本因;

譬如,此前部分銀行出現問題,這是一個出清信號,也是一個壓力測試,什么是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這就是了;

譬如,證券市場周期的問題,2015年中期股災至今已是四年有余,這是A股證券市場過去二十九年歷史上最長的熊市周期;

譬如,投資者心理周期的問題,絕處往往逢生,交易特征已有呈現,并且,人們已經對于過去的那一場驚心動魄的2015年中期股災漸次遺忘;

譬如,倘若一樣東西(下跌)不能持久,那就會終結,等等等等。

于此,它是一個基于多個維度交叉驗證,得出的一個基本定性;它不是一個精確的錯誤,而是一個模糊的正確;同時,它也是一個宏觀(宏大的世界觀)的表達。

證券市場,它是一個充分競爭的領域,既然是充分競爭,那么究竟是什么樣的特質可以越過山丘,它一定不是案頭研究能力,也一定不是勾兌套利能力,究竟而言,它還是世界觀和心性的競爭。

這里的世界觀,包括對于產業的理解力(研究產業和經歷產業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對于周期的體悟(包括經濟周期、技術周期、逆周期調節的周期、人類心理周期、流動性周期,等等)、大歷史觀(對于人類歷史、文化、民族性的縱深)、無常觀(對于無常的透徹領悟),等等。

這里的心性,包括貪執、傲慢、恐懼、不安、自欺與無明,等等。

所以,到了最后,投資,它是一種思想,而非簡單的技巧。

證券市場的漲跌和企業經營的進程,都不是均勻分布的,也即是說,它是非線性的、波浪式的。這種非線性、波浪式對于我們固有的認知模式和心性,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也即是說,你若想要取得投資世界的勝利,你就必須具有心如止水的勇氣和能力,它的確非常抽象,卻也的確至要。

A股證券市場而言,當下最好的投資策略,不是其他,而是挺經。熊市周期的尾部階段(牛市周期的醞釀階段),往往會非常漫長,也非常無味,這種無味對于你總想著做點什么的心智是一種挑戰。若是你總想著做點什么,不妨沉下心來,安靜地投入到產業邏輯、上市公司經營特征中去,你總能尋見一些具有吸引力的、靈光一現的東西。

歡迎加入爆裂鼓手~

梧桐,20190917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非金屬建材行業10月投資策略暨三季報前瞻:旺季盈利回升,把握階段性做多機會

23 分鐘前

中國連續兩月減持美債至兩年新低!對沖基金增持速度逼近紀錄高位

2 小時前

A股早評:滬指小幅高開0.04% 釀酒、保險板塊高開靠前

6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