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主題 : 港股投資策略

史上最慘創始人!250億帝國如今8億賤賣,還被兄弟親手送進了監獄

金錯刀7 天前24.05k
在利益驅動的商業世界中,最靠不住的就是人性。

作者:張一弛

來源:金錯刀頻道  

最近,中國最大的照明企業——雷士照明,被史無前例的賤賣給了美國。

為什么說是賤賣?

雷士照明,曾被飛利浦視為作為頭號競爭對手,市值曾超過250億。

美國投資機構KKR,只用了不到8億美元,就收購了雷士中國70%的股權,連個零頭都不夠,比當時的家樂福還慘。

但是,作為國內最大燈具企業雷士照明的創始人,吳長江已經沒有了任何話語權。

他的一生,被捧上天,又被狠狠摔倒地上。

33歲創辦雷士照明,7年做到中國第一,但在引入投資后的9年時間里經歷兄弟內斗、投資人拆臺3次被驅逐出自己一手創建的企業,最終成為階下囚。

佩服吳長江的人,認為他是一代梟雄,痛恨他的人,大罵他賭徒和騙子。

1

一分錢不收,還倒貼三萬,

他讓中國電燈泡有了專賣店

在雷士創立之前,整個中國還沒有一家燈具專賣店。

大多數燈具企業沒有品牌,選擇為歐美品牌代工;少數有些品牌意識,一般都是前店后廠,成了建材家居市場的陪襯。

門檻低、輕研發、重制造,甚至連模板都是抄的。

但當時的照明行業每年增長率穩定在20%,將近3000家企業都活得挺好,也沒人愿意主動改變。

要想當老大,就必須有過人之處。

吳長江看到滿大街都是家電專賣店,心想,怎么賣燈的就不能開專賣店呢?于是,雷士率先推行了專賣店模式,同時實行產品召回制度,打開了市場。

專賣店是開起來了,但當時的雷士照明,一沒有市場基礎,二沒有雄厚資金,吳長江愣是靠著費盡心思琢磨出的戰術,搞定了這些經銷商:

第一,對于符合條件的經銷商,雷士非但一毛錢加盟費不要,還補貼3萬元,幫他們裝修店面。

這還不夠,盈利歸加盟商所有,還給店員發基本工資。經銷商們一聽能免費開張,紛紛主動找上門來。

但有一個前提,加盟商第一單必須進不少于10萬元的貨,以保證雷士不虧本。

第二,在最讓人頭疼的貨款管理上,吳長江搞了一個“雷士版花唄”。

對于資金緊張的經銷商,雷士可以先墊付一定的信用額度,規定經銷商必須像用信用卡一樣如期還款。如果不按期還款,將在雷士喪失信用,不但無法再像從前一樣刷卡,還要向雷士繳納滯納金、罰款和利息,同時還面臨斷貨風險。

如果按期還款,信用額度則可循環使用。

當時中國的商業環境下,搞定了渠道就搞定了天下,這給雷士提供了很強的核心競爭力。

2003年,雷士照明銷量翻了一倍,到2005年,雷士銷售額超過了8億元,成為國內最大的燈具企業。

這時的吳長江,在公司里的聲譽和威望都到達了頂峰。

但吳長江并不滿足于把雷士只做一家零售店,他的目標是拿下全國市場,在當時,商業照明領域60%以上的采購和使用都來自工程設計團隊,像裝修設計公司這樣隱形的渠道,話語權是很大的。

還有什么比搞定他們更簡單粗暴的呢?

于是,雷士照明在當時專門成立了一個營銷團隊,大力拓展新渠道,這種“2B”類型的業務,關系一旦結成,就相對牢靠很多。

2008年北京奧運會工程招標,雷士聘請了全明星級設計專家團隊,包括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復旦大學電光源系等等。

這些專家作為雷士奧運工程燈具研發及團隊的顧問,拿下了7000萬元照明工程大單。

2

10年被三次掃地出門,

創始人天天晚上做噩夢

雷士的日子好了,但誰也想不到,這家發展如此迅猛的巨頭,從此之后的核心任務,不再是生產銷售,創始人吳長江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一件事上——找錢。

可別人找錢,是為了企業擴張為了補窟窿,吳長江呢,是為了自己不被趕出公司。

一個創始人被趕出公司?是的,聽起來如此魔幻的事情,就這么發生了三次!

1. 與兄弟反目,上演第一次逼宮

在吳長江創立雷士時,還找來兩個合伙人,胡永宏、杜剛。三個都是重慶人,都是是高中同學,吳長江是班支書,胡永宏是班長。

好日子來了,三個合伙人之間卻開始產生了矛盾,拍桌子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多。

到了2005年,三個創始人的矛盾已經激化到了極限。另外兩人行使投票,要吳長江拿8000萬徹底退出“雷士”。

就在吳長江簽訂協議退出后的第3天,事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全國各地200多個供應商和經銷商,還有公司的中高層干部,集體反水逼宮,趕走兩位合伙人,迎立吳長江。

在經銷商的支持下,吳長江獲得了100%控制權,但他需要在半年內出1.6億元現金購買二人的股權,一時間資金鏈差點斷裂。

他甚至借過5分的高利貸,天天晚上做噩夢,但是白天在員工面前還要裝作什么事都沒有,為了救急,柳傳志還牽線朋友借了吳長江200萬美元。

局勢是控制住了,但彼時的吳長江已債臺高筑、苦不堪言。

2. 與投資人反目,上演第二次逼宮

第二個把吳長江趕下臺的人,叫閻焱

2006年,作為軟銀亞洲總裁的閻焱與吳長江商量融資價格,按照雷士2005年的5000余萬的利潤,開出了8.8倍市盈率、超4億元的估值

2011年,在閻焱的牽線下,雷士照明引入施耐德為戰略投資者,閻焱的潛在話語權進一步擴大。

閻焱(右)

到了2012年,由于意見不合,閻焱把吳長江趕出了雷士,自己接替他出任董事長。吳長江對媒體表示自己“不想下船,但被逼下船。”

這次,吳長江再次動用了同樣的“殺手锏”。

2012年7月13日,由雷士經銷商帶領的罷工正式開始,一個月后雷士照明的核心供應商停止向雷士供貨,內部多名高管辭職。

甚至這幫經銷商還向重慶市人民政府遞交了請愿書,上面寫著:

我們已經被施耐德逼到了絕境...只有吳總才能保證我們的利益,只有吳總才能帶領我們前進。

這次地震斷斷續續持續了整整一年,一年之后,吳長江在經銷商的支持下,再度回歸。

但哪個企業能經得起這種折騰?

一連串鬧劇后,直接導致雷士照明業務的止步不前,2012年,雷士營收同比下滑6。6%,扣非凈利潤同比下滑76%,而到2014年,凈利潤僅為-3。5億元,上市后首度虧損。

但是,這次返回董事會對吳長江來說,不是勝利,而是他最終失敗的開始。

3

與合伙人大打出手

最終淪為階下囚

在吳長江眼里,第三個男人王冬雷,是雷士照明的“強盜”。

當時,王冬雷所在德豪潤達以生產西式小家電起家,受金融危機的影響,王冬雷不得不帶領德豪踏上轉型LED之路。

他的計劃是找到一家擁有較強渠道的照明企業,強強聯合,所以,吳長江與王東雷相見恨晚。吳長江對王冬雷提出的要求是:務必幫我趕走閻焱。

王冬雷確實做到了,2013年,他說動了施耐德中國區總裁,閻焱辭任董事長出局,吳長江重新坐穩了雷士的CEO。

但吳長江斗不過閻焱,更斗不過比閻焱還老辣的王冬雷。

2014年8月8日,雷士照明的一紙聲明徹底捅破了窗戶紙,公司宣稱CEO吳長江辭職,同時,下任的還有其余吳長江的親信。

這次聲明,爆發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斗毆事件。在雷士照明重慶總部辦公室,王冬雷帶領幾十個人和個辦公室人員起了分岐,吳長江拒絕交出公司的營業執照、工商資料和財務印章。

風波當天還驚動了防暴警察,他們被警察帶走之前,吳長江也發了狠,對王冬雷說:

老子只比你小一歲,我怕你個屁!你有本事把老子做了,你走不出這個大樓!你有本事就來!

如果你算一下,這已經是吳長江第三次被自己創立的公司驅逐了。

然而,最殘酷的是,吳長江的殺手锏再也沒有了:由于股權的一步一步的轉讓,一個創始人的話語權,已經降到了歷史最低1。71%。在這種絕對的弱勢之下,經銷商也不敢再強出頭。

而接班的王東雷上位后,迫不及待想要把企業賣給美國,最終雷士的大部分股權到了美國企業KKR手中。

那幾個月,吳長江整日呆在酒店茶飯不思,他魔障了似的喃喃自語:

雷士是我一手創辦,就像我的孩子,或許在別人看來,沒有雷士不過是少了一個掙錢的工具,但對于我而言,沒有雷士就意味著什么都沒有了。

2016年12月21日,吳長江因挪用資金罪、職務侵占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并處沒收財產50萬元,并責令其退賠370萬元給被害單位重慶雷士照明有限公司。

2018年,“吳長江案”重新被裁定,裁定書顯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發回廣東省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結 語:

到刑滿出獄,吳長江將超過60歲。

作為一個創始人三次被迫離開自己一手創建的公司,兩次為以示清白重返,是一種什么感受?

吳長江是這么說的:第一次,大家還有同學情,比較友善;第二次,是用了資本的手段,讓我損失很大;第三次,暴力手段血洗。

一次比一次兇險,一次比一次激烈。

但作為創始人,吳長江有一個極其致命的問題,他不喜歡用現代企業制度來管理公司,而是靠人治,靠長期野蠻生長養成的江湖做派。

即便公司上市之后,他依舊把雷士視為個人企業。做事一意孤行,瞞著董事會收購、經常繞開董事會開除副總,甚至天真的以為,我是創始人,如果我不想下船,誰也趕不走我。

江湖恩怨已成往事,但吳長江的反思值得再看,他說,造成今天的現狀,我要負80%的責任:

1。太理想主義,只顧干活,不善攻心;

2.不害人,但也從不防人;

3.堅守自己的底線,不觸動底線過于忍讓包容,觸動底線又過于強勢;

4.總把公司當作自己孩子,以至于到自私的地步

刀哥覺得,假如雷士這些年能把花在內斗上的精力全部放在產品上,用制度管理企業,現在或許會是另外一種命運。

因為,在利益驅動的商業世界中,最靠不住的就是人性。

參考資料:

《雷士照明大敗局:一代梟雄沒落,吳長江被判14年!》 快刀三俠

《吳長江:雷士是我的 誰都別想碰!》中國照明網

《吳長江 中國式出局者》 南方人物周刊

雷士照明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建筑行業2019年三季報前瞻:整體業績優于上半年,鋼構與設計表現較好,給予“中性”評級

2 小時前

中國的減貧成績有多顯著?

2 小時前

10月18日-10月19日,歐盟峰會將舉行,此次峰會上,英國首相將與歐盟領導人在會上協商新的脫歐協議。值得一提是,10月31日是脫歐截止日,如果這次峰會上沒有達成任何協議,英國將無協議脫歐,全球迎來震蕩時刻。

3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