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主題 : A股投資策略

專注主業還是多元轉型?貝因美兩難

伊萬7 天前7.39k
貝因美正陷入自相矛盾的境地:由于盲目擴張帶來的惡果仍未清理完畢,公司正在剝離不良資產,專注主業;但退市風險或臨,公司又不得不嘗試多元化轉型,來擴大業績。

作者: 李國強 

來源: 證券市場周刊

貝因美正陷入自相矛盾的境地:由于盲目擴張帶來的惡果仍未清理完畢,公司正在剝離不良資產,專注主業;但退市風險或臨,公司又不得不嘗試多元化轉型,來擴大業績。

2008年,因為“三聚氰胺”事件,當時幾乎所有嬰幼兒奶粉都被查處,只有兩個品牌完美達標,其中之一就是貝因美(002570.SZ)。

公司于2011年上市后,業績在2013年達到高峰,隨后一落千丈。2016年起開始虧損,2018年賬面凈利潤雖然為正數,但扣非凈利潤依舊虧損。

從其發展來看,激進擴張導致業績退步,于是貝因美開始被動式的多元化轉型,成敗與否,目前還難預料。

擴張過度的后遺癥

貝因美2019年半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2.96億元,同比增長5.16%;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2億元,同比下降1,527.62%。其中奶粉業務僅增加0.68%,米粉業務下降20.79%,其他類業務增加134%(銷售原料和代加工業務)。

從半年報看,公司的財務指標變化明顯。除了業績糟糕,綜合毛利率為52.11%,較上年同期下降0.5個百分點;經過2017年和2018年年報連續兩年的“洗大澡”,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和存貨周轉天數有所好轉,分別降低到104天和132天。

但公司的營業成本遠高于營業收入,如果不能改善經營模式,2019年年報面臨著虧損的風險。

從招股書數據可以發現,上市之前,公司的財務數據稱得上優異。2011年上市后也起步不錯,2011-2013年營收分別是47.27億元、53.54億元和61.17億元,凈利潤分別是4.36億元、5.09億元和7.21億元。

上市給公司帶來了充裕的資金,但也帶來了相應的副作用。公司錯誤地判斷了行業趨勢,利用募集資金進行了激進的擴張和多元化轉型,2011-2013年投資性現金流出22.64億元,僅2013年一年,公司投資性現金流出高達18.66億元。

但是高昂的投資成本并未換回更多的業績,由于進口奶粉的沖擊以及海淘的興起,2014年,公司營收迅速下降到27.64億元,凈利潤也縮水至不及上年的十分之一。

2015年,公司的營收進一步下滑。靠著1.24億元的政府補助,勉強實現了1億元的歸母凈利潤。2016年和2017年,分別虧損7.8億元和10.57億元。也就是說,公司上市以來的全部盈利都在這兩年虧了回去。到了2018年,雖然實現了4111萬元的歸母凈利潤,但扣非凈利潤依舊虧損。

對于市場形勢的錯誤判斷,讓公司吃了苦頭。2019年,不堪重負的貝因美嘗試多元化轉型。

多元化轉型招來問詢函

2019年9月12日,公司發布公告,稱擬增加經營范圍“技術推廣服務,自有房屋租賃,健康管理(不含診療),日用品銷售,經營進出口業務”,并擬將公司全稱由“貝因美嬰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貝因美股份有限公司”。

從公告內容看,公司準備進行多元化轉型。

但是,比較離奇的是,公司董事何曉華、JohannesGerardus Maria Priem在對變更公司經營范圍、變更公司名稱的議案中,分別投了棄權票與反對票。

這說明公司董事會成員對多元化轉型的意見并不一致,持反對意見的董事們認為,相關事項未經戰略委員會審議批準、無法判斷相關戰略和業務調整的戰略合理性、公司應集中精力專注于解決當前主營業務面臨的問題。

而且,公司的公告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第一時間發去了關注函。而貝因美對此解釋:本次議案審議,由于信息溝通不充分,造成個別董事的誤解。

藏在財報里的信號顯示轉型不得已

從公司近年的財務數據看,進行轉型也是不得已的選擇。甚至在2013年巔峰時期的財報里,一部分財務指標也預示了今天的困境。

先是存貨急增。2013年年報顯示,公司的存貨從上年同期的5.46億元增加到8.65億元,同時存貨周轉天數略有增加,較上年同期增加了近2天,公司的存貨跌價風險已經初步顯現。

其次是預收賬款下降。2012年,公司的預收賬款余額為1.5億元。兩大核心產品——奶粉和米粉都受到市場的追捧,從財務數據看,經銷商預交定金較為積極。而2013年,公司業績沖向新高的時候,預收賬款余額降為了5672萬元,只有大約上年同期的三分之一。預收賬款的迅速下滑說明公司的產品不再暢銷,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公司的業績雖好,可持續性將大打折扣。

再看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如果說凈利潤代表了公司的盈利能力,那么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代表了公司把盈利能力變成現金的能力。對于消費品公司來說,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往往比凈利潤更為重要。

2013年,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從上年的10.09億元斷崖式下跌到2.1億元,說明公司銷售出的商品,并沒有全部變現,從資產負債表看,公司賬面出現了巨額應收款。對于投資者來說,公司的經營風險變的非常大,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的銳減,是一個幾乎可以一票否決的指標。

商場如戰場,但對于經營困境,公司并沒有及時解決。2014年,公司管理層簡單地采用了降價促銷的策略。而長期降價的策略對經銷商的打擊是致命的。此后,公司歷年財報中,預收款螺旋式下降,應收款快速攀升。市場疲軟導致經銷商回款乏力,為2017年公司業績暴雷埋下了隱患。

在A股上市的奶粉企業中,貝因美是最特別的一個。蒙牛、伊利、光明等品牌,均以液態乳為主,兼營奶粉。因此當奶粉業務受到沖擊的時候,核心液態乳業務影響不大。但貝因美上市之初就押注奶粉和米粉業務,公司募資的用途也是擴展奶粉和米粉生產線。雖然中途將6000噸米粉生產線壓縮至3000噸,相應資金投入到兒童液態奶生產線,但仍未卡準市場的需要。

2017年,公司的經銷商體系全面崩盤,出現5.34億元的資產減值損失,其中以壞賬準備和存貨跌價準備為主。

此時再談轉型,為時已晚。

注冊制下孕育的機會

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規定,自2018年1月1日起,境內和境外生產的配方奶粉品類必須經過中國政府的注冊,才能流入中國市場進行銷售。

對于早早通過注冊的貝因美來說,這本應是一個極佳的機會。公司憑借6家工廠獲得51個配方注冊名額,其中包含5個特殊醫學配方,成功完成了嬰幼兒奶粉配方注冊,包攬了國家嬰幼0001-0009號配方編號。

這也從側面顯示了公司在奶粉領域的技術實力,但技術實力并沒有順利轉化為營收。公司近年來疲于應對當初盲目擴張的惡果,于是,在未來形勢看好的情況下,公司仍在為決策失誤的代價買單。

為了應對已經到來的奶粉行業的市場格局變化,公司在半年報里提出了新的發展規劃:其中最核心的思路是深耕三四線城市和加強客戶渠道合作。

2019年上半年,公司新投資成立了六家子公司,分別是安達貝佳滿乳業集團有限公司、安達市貝佳滿食品銷售有限公司、黑龍江益得萊乳業科技有限公司、貝因美(上海)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貝鉑仕(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和貝鉑仕營銷管理(杭州)有限公司。前三家子公司均為利用黑龍江安達市的閑置資產成立,主要目的是通過已經投入的硬件設施和技術優勢實現新的增長點;后三家子公司則是為了更好地完善公司業務布局,提高公司在嬰幼兒食品領域的市場地位。

可見在巨大的業績壓力下,公司開始嘗試多元化發展。

對比近年來的財報情況,不難發現,公司的發展陷入了自相矛盾的境地:一方面,由于盲目擴張帶來的惡果仍未清理完畢,公司正在剝離不良資產,專注主業;另一方面,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在瀕臨退市警告的情況下,必須尋找新的成長機會,公司又不得不嘗試多元化轉型,來擴大業績。

這或許就是在公司變更經營范圍的時候,董事會出現了不同意見的原因。

從半年報數據看,公司賬面有8.9億元的貨幣資金,但資產負債率超過60%,長短期借款超過15億元,半年利息支出超過3000萬元,存在著一定的償債風險。

收縮規模,專注主業經營,在新的注冊制下,公司或許還有盈利的希望。而轉型擴大經營范圍,從事公司并不擅長的業務,公司的資金很難經得起折騰,很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這是一場輸不起的賭局。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作者聲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貝 因 美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2019世界VR產業大會周末舉行,概念股引關注

2 小時前

A股早評:滬指小幅高開0.04% 釀酒、保險板塊高開靠前

6 小時前

寶龍地產(01238.HK):配售優化財務,銷售增速強勁,維持“買入”評級,目標價6.3港元

7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